梁文道:时间里的爱情

收到短信,「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三十秒后,我回复「但我诚恳等待」。大概五秒之后,他就会看到这七个字了。如果是直接在电话里谈,或者再网上对话,我们还能多省三十五秒,几近实时。实时的爱情是种怎么样的爱情呢?

从步行道马车,从马车到铁道,从铁道到飞行器,再从飞行器来到实物电传的前夕,我们的空间压缩了,世界似乎再也没有遥远的角落,各种位置都在同一个位置。其实技术压缩了的又何止空间,难道时间没有被各种传输技术与沟通方法压缩为同时吗?

时间压缩,指的不只是我们交通联系的所需时间短了,比如说从过去寄信到美国的一个星期到如今传出一封电邮的五秒钟。不止如此,时间压缩更是整个生活时态的改变,没有了过去,只剩下现在。再以传统书信为例,往日我们展读一封信,其实是在跨越两个时间上的点,一个是寄信人写信的那一刻,另一个则是我正在读信的这一刻。一封信如此横亘在过去与现在之间。但是实时通讯技术却取消了时间的差异,甚至弭平了时区之间的沟渠。

这样的社会「是一个没有未来也没有过去的社会,因为它既没有空间的外延也没有时间的伸展,这是一个此处和彼方密集地同时呈现的社会——换句话说,一个在电子传讯中整个世界的社会」。当代法国技术思想家维瑞里奥(Paul Virilio)如是说。

而爱情,本是一种时间现象,情书就是它最好的表征。既然时间的延伸状态消失了,爱情还会存在么?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