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释放

等了这么久,冬天终于来了,在这圣诞节的前夕。

天还没亮,我小心地穿越漆黑的走廊,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怕吵醒了你。你要好好地睡,因为前面还有好长的一段路;你睡得很深很深,因为你皱紧了眉,似乎在思考远方。这很好。

我穿上了靴子,开门就是一片深蓝。外面的路灯仍未熄灭,大门外那颗寂寥的圣诞树闪亮,四下无声,独它兀自发出熟悉的乐声:「Jingle bell…」。沿路下山,车辆稀疏,我看到一个小公园,于是踱进去选了张石椅坐下,等待第一批出来打太极拳的老人。

你曾问过:「听说你入院了,现在好点了吗?」既然你不真的在乎,不如忘记这个问题吧。看,天就要亮了,颜色正在转变,很快就是你该上路的时候。当第一线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到你的脸上,你会渐渐苏醒,蠕动,然后发现背部与肩头有点疼痛,好像压到了些甚么。你吃惊地坐起来,看见床上有两三段绒毛,回手一摸,是翅膀!是的,你有一双翅膀了。

日光令人晕眩,一时之间,你迷惑,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何不依循本能,伸展身体,用你的嘴去亲吻初成的羽毛。张开它,让翅膀在太阳下干燥,发光,它们是白色的。你已化成一只灿鸟,忘记我,忘记人身前世。

我坐在石凳上抬头看见你在窗前整理羽翼,准备。再见了,不要再回来,不要再来看我。隆冬将至,快往更温暖更丰庶的南方飞翔,只要跟上天际那一行大鸟,你就会找到你的归宿。

走吧,这样子飞就对了,不要低头,不要回旋。至于我?我早就做好了冬眠千年的预备,预备让盛雪掩埋。如果有一天你回来,你不会再看见我,因为我在冰原六呎之下,一个落叶年年遮盖,月亮夜夜皆圆的地方。很好的地方。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