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白人的负担

最近有一本书的书名很吓人, 叫做《白人的负担》(The White Man’s Burden)。但是它谈的不是老殖民帝国年代,白人如何把不信神又不文明的亚非拉看成是自己的负担;而是分析西方国家对第三世界的大量援助为何一一落空失效。

第三世界有大量的医院和诊所贴着某某组织构建的招牌,但里面却空无一人。走到附近的市场,你还会发现那些组织送赠的药物就在路边摆卖。

非洲国家马拉威深为疟疾所苦,人道机构送去了大量蚊帐,最后却都成了废物,随意被弃置一旁,因为蚊子叮咬而染病致死的人照样有增无减。

印度尼西亚有些地方缺乏基建设施,于是又有人去铺路搭桥,但那些筑桥工程反而损坏了河道两岸的土基,使得桥面远远高于路面,交通工具过不去,桥也成了废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由于乐队U2主音歌手的大力鼓吹,全世界都知道了「让贫穷成为历史」这个响亮的口号和宏大的愿景。越来越多人要求富国在减免贫国债款的同时,加大援助的幅度。八大先进工业国就算实不至,起码也有口惠,答应会逐步提升援款金额。

但是另一方面也有许多学者指出,西方国家援助最不发达地区少说也有几十年了,但穷的还是很穷,苦的仍是很苦,甚至还越搞越糟。这是因为援助的力度不够大,还是援助本身根本无效呢?

《白人的负担》一书的作者 William Easterly 抱持的就是这种观点,他质疑大部分国际组织若不是好心做坏事,就是做了等于没做。

在富有同情心的人看来,这种论调很无良,一下子否定了国际社会的努力,好像想劝大家以后放着全世界的苦难百姓不管,由他们自生自灭。

但是这位学者提出的一些数据又不得不叫人错愕深思:「有22个非洲政府在1970—1974年间花去的公共投资是三千四百二十亿美金;同一期间,交给这些国家的外来援助则高达一千八百七十亿美金。很不幸地,按人头算的话,相应于这些资金的生产增长却是『零』」。

难道援助第三世界真的是种「白人负担」,白费心机吗?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