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官方恐惧流言日

中国国民之所以宁愿相信所有传闻都极可能是真的,就是因为我们拥有很多流传甚广的成见,而这些成见的准确程度都几乎快令它们变成规律了。

像马艳丽是陈良宇的情妇这个传闻,大家几乎用不着理会有多少确凿的事真证据,而是注意它符合了那些变成规律的成见。我们只要把「马艳丽」和「陈良宇」这两个名字分别填入「贪官必有美丽情妇,而美丽情妇必靠贪官发达」这条规律里面,似乎就可以不证自明地达到「马艳丽一定是陈良宇情妇」这个结论了。

这种推理当然是荒谬的;如果大部分的网络追杀也是建基在这样的推理上的话,那么盛行网络追杀的社会也就是一个很荒谬的社会了。不用说理,只须辱骂;不用寻证,只要传闻。难怪有些学者提倡要限制网络追杀,甚至要求当局立法规管网民言论。

我不反对言论要讲言责,也不主张人有诽谤的自由,但是如果以为以行政和法律的手段就可以杜绝不负责任的言论、不真确的传闻,那就是太天真,也太表面了。

要对付流言得先搞清楚流言的本质。所谓「流言」,简单说就是有别于经过证实、正式发布的消息的私下传闻。它不是官方机构公开交代的事实,也不是媒体信而有征的发掘结果,它是来源不明但越传越细致,也越传越「像真」的小道消息。

中国是个流言极盛的国度,这不是因为国民的嘴巴大,官员也爱八卦;正正相反,这是因为许多官方机构太严密,正式渠道不畅通。发生了一件灾难,官方反应慢了半拍,流言自然要比你的新闻稿快一半。公布了一项人事任免的决定,但是详情欠奉,流言自然会为你补缺填漏。

不幸的是,由于惯性的保守,许多事情常常被人抱着能拖就拖、能简略就简略的态度去处理,到最后纸包不住火了,或者顶不住压力而得挤牙膏般地越吐越多,反而证实了之前流传的部分传闻原来是真的。久而久之,社会就开始接受另一种成见变成的规律,那就是再不可信的传闻迟早也会被证实为真。因此面对马艳丽是陈良宇的情妇这样的流言,大家就会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

这类网络传闻和它们演变成的道德追杀。反映了两种成见的作用,一是国民百姓对日常生活的经验归纳,一是任何流言都有成真的一天。关于前者,或许无话可说;至于后者,倒是有很多可以做的事,但一定不包括控制舆论。要从根处杜绝流言的困扰,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提高消息发布的速度和官方决事的透明度。只有让大家更相信官方消息,流言的杀伤力才会降低。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