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颜色的政治

颜色不只是种物理现象,也不只是种感官印象,它还是一组饱蕴意义的隐喻语言。

上个礼拜,台湾有一个消防员在挺扁集会发生意外的时候入场执勤,结果被群众殴打至伤。理由是他穿的衣服是红色的,而红色在此时此刻的台湾就是倒扁的颜色。

我们当然可以说那些打人的阿扁粉丝极不理性,居然随便出手揍人,而且还盲目到了一个见红就上的地步,完全不问这红色除了倒扁之外还意味着甚么。可是这个例子恰好又说明了,在一个政治对立激烈的社会里,要当个「政治色盲」,不为表象所惑,是多么地困难。

我不准确知道红色从甚么时候开始成为危险和警告的代号;但是我知道从小到大,我们在诸如交通灯一类的日常装置和体验之中,逐渐习得了一套约定俗成的色彩语义学,晓得红色代表禁止,绿色代表通行,白色代表纯真,黑色代表邪恶。

作为一套语言,同样的色彩在不同的语境底下有不同的意义。比如说绿色。过马路的时候,看见它就表示安全可行。自环保运动兴起之后,它又有了自然和谐的意思,所以标榜环保的商品总是喜欢绿色的包装。可见颜色的语义因语境不同之外,还会被社会、文化、经济及政治的力量改变重塑。

当年民进党为党旗党徽选定绿色,就为绿色增添了一重新的政治重色彩了。虽然在穿越不同语境的同时,颜色原有的含义也会跟着它移动。

回想起来,民进党这个决定还是很聪明的。一来国际上早有绿党这类突破左右二分,形像清新的政党;为自己抹上绿色就可接下这现成的印象,给人一种新鲜、改革又有活力的感觉。二来这又很符合民进党其时提出的口号和政纲,所谓的「绿色执政」有一层意思就是比起单向地注重工业发展的国民党,民进党更强调环保与自然,以及对脚下土地的热爱。

那时台湾政坛还没有「蓝绿」对决的概念,国民党执政多年仍未醒觉政治已经进入一个讲形象讲包装的年代,自然不懂得利用蓝色的好处。不过老实说,以老朽和腐化独裁知名的国民党,也很难令人联想到代表自由与宽阔的天蓝色。于是绿油油的民进党自然可以在公关战场上早着先鞭,以革新者的姿态抢夺民心。

我们今天熟知的「蓝绿」代表「统独」这种公式,已是后来的事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