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核爆的机会有多大?

北韩核试之后,我们才突然惊醒,原来比起用飞机去撞大厦,核子武器始终才是最可怕的东西。人就有这个毛病,哪怕是再恐怖的潜在威胁,只要它一直都是潜在的,我们就会麻木,甚至淡忘。二战结束后出生的婴儿潮一代几乎是给吓大的,每天都听人说原子弹有多恐怖,世界有多危险,听了四十年结果什么事都没发生,自然会厌倦这些重复的警告。等到冷战结束,大家更是松一口气,以为自此天下太平,直至恐怖主义兴起。

看看数字罢,今天全球的核弹数量虽然已经下降至三万枚左右,但这三万枚核弹仍然足以毁灭地球无数次,所以比起最高峰时期,世界不见得安全了多少。地球只要毁灭一次就够了,一次和一万次实在没有分别。

为了恶补常识,我找出一本去年买了但还没看过的书:《怎样制造一颗核子弹》(How to Build a Nuclear Bomb and Other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作者法兰克.巴纳比(Frank Barnaby)不是一般的恐怖主义研究专家,他还是出身自英国原子武器研究中心的核物理学家,所以这本书不只着重于介绍国际恐怖组织的能耐和运作,还很清楚地说明了核武及生物武器的原理和制造方式,是本难得兼及科学与政治的入门好书。

巴纳比最难得的地方是力求中肯,因此可以解决不少令我们一般人感到困惑的问题。例如美国自九一一之后力行单边政策,为何宁愿先攻击或制裁它心目中可能在发展或扩散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国家,也不愿透过国际多边约定出面。原来就是因为「禁止核扩散条约」这类条约太软弱,甚至有害。为了鼓励非核武国家加入,这个条约承诺会帮助这些国家发展自己的民用核计划。于是北韩这类国家就可利用这个机会名正言顺地得到外界核技术的协助与原料的供应。但是「所谓的和平用途核能与军事用途核能是密切相关的──两者是连体婴」。等到羽翼丰满,就能像北韩这样驱逐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调查员,退出条约,把原来的和平用途轻易转为军事用途。而这条没有强制权力的约定也拿它没办法。

在左翼或者反美人士看来,这种话无异于为美国穷兵黩武的行动找理由,不大顺耳。不过巴纳比又从另一方面指出了一些国家致力加入核武俱乐部的理由。那就是因为美国和英国皆「背弃了它们的安全理由:不使用核子武器对付没有核武的国家以及不与核武国家结盟的国家」。例如美国在2002年底出台的一份战略报告指出,核武不再只是吓阻政策的一部份,而且可以用来先发制人地攻击「流氓国家」。所以被定位为「邪恶轴心」的北韩自然得快马加鞭地装备自己,好让美国有所顾忌。

北韩宣布拥有核武,观察家担心的还不是它会拿来对准日本射着玩,最怕它发穷恶,转手卖给恐怖份子。如果不是一个疆域和主权皆算稳定的国家,而是些半隐形纯流动的地下组织拥有核武,这才真叫灾难呢。

照巴纳比的说法,其实用不着北韩出来做买卖,说不定恐怖份子手上早就有粗糙但见效的核武了。首先,一公斤重的武器级钸元素大小仅如一颗高尔夫球,而且本身辐射性不高,要带着它出入一般边境可说是轻而易举。如果他们得到的是高浓缩铀,那么几个高中生按照手册都能土制一枚「粗粗哋」的核弹了。所以问题的关键在这些原料是否容易到手,巴纳比认为情况并不乐观,他说:「就算是在美国或欧洲,这些具有较佳安全措施的国家,每年仍有数千件辐射性物质失踪或被窃的案子。这些失踪的辐射性物质至今仍下落不明。」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