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红」军的困惑

经过十月十日的「天下围攻」之后,几乎所有评论都认为陈水扁一时之间还是命不该绝,倒扁红军倒是气数将尽,合该退潮。这时候我们也能发现从颜色政治斗争的角度来看,红军带来的想象潜能也的确是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想当初,台湾的政治版图在民进党主流派与台独原教旨主义的操作下,裂变成了两大块,无论是本省人/外省人、南/北、独/统,还是爱台湾/亲中国,统统可以吸纳进绿与蓝这两种颜色之中。在这道颜色光谱的轴在线,还可以按各自激进派的走向,再划出「深绿」与「深蓝」等两个极端。

在过去十年之间,虽有不少基层左翼力量和反对族群分裂倡导重建公民社会的学者期盼「第三势力」的崛兴,但是每每才刚有苗头,就立刻被打进蓝绿轴线之中,非此即彼,难成气候,也无从超越。

由施明德等一干前绿营干将带领的反贪腐运动,也难逃这套固定模式的检视,被人判析其成分为「绿头蓝身」,也就是说一帮绿营中人率领着一群蓝色群众。可是反贪腐阵营以红色为记,本来想做的就是要为第三势力赋名,替它建立一个不能轻易被蓝绿轴线吸纳的独特形象,突显自己的超然地位,既非独亦非统,既是本省人也是外省人,目标明确,就是要打倒贪腐的陈水扁。

可是,反贪腐运动在展开之初即有内部争议,认为红色会给人「额外的联想」。果然才没多久,绿营中人就把红军说成是中国共产党在彼岸渗透操纵的结果。这种毫无理据的说法,能够打动部分绿营支持者,当然是因为承袭了左翼人民革命传统的共产党,正好就是赤色的。于是,原本想要撬动绿色阵营基础的红军,反而在形象上强化了深绿群众的恐共情绪,以「红绿对决」的认知模式取代了「蓝绿对决」的传统习惯。而红要比蓝还可怕,因为红根本就是中国的颜色,红军因此在形象上被打成了中共在台的直接代理人。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红军不只没有脱出原有的蓝绿对抗格局,反而取代且激化了本就存在的形象偏见,使深绿基本盘更加团结更加稳固。可见搞政治运动和形象工程,颜色也是不能不慎重考虑的一环。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