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一个时代结束了吗?

许多传媒都把霍英东先生的辞世形容为「一个时代的终结」,除了语言滥用的成分之外(近年几乎没有一个大人物的去世不被称作「一个世代的终结」),这个说法还真有它的重要意义。只不过大家对这层意义的本质似乎还说得不够透。

霍英东先生是香港「爱国爱港」势力中的北斗泰山,不只拥有全国政协副主席这等国家领导人的职衔,还被公认为中央领导最信任的香港人之一。所以他不说话则已,一说就是九鼎之重,不仅能统一保守派的舆论倾向,还能左右大局的发展。最鲜明的例子就是当年董建华初选特首和后来竞选连任的时候,霍先生公开挺董,普遍被认为是代表北京表态,四方无不心领神会,纷纷景从。

有这样的身分地位,有这样的政治影响力,难得霍先生向来谨言慎行,不轻易发言评论本地政局,更从不公开抨击民主派等反对力量。所以连李柱铭、张文光等人也不得不佩服霍先生的宽容与胸襟,使得他成为纷乱对立的香港政坛中少数能获得各派尊重的异数。

可是说到底,这只不过是霍先生自重。如果他的言行不是这么谨慎,那又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且让我们做一个大胆的思想实验,假设自从回归以来,每逢政治争论,每遇政策改革的重大关口,霍先生都像某些保守派人士,如不久前故世的邬维庸医生那样无役不与,那又会产生什么后果呢?

邬医生批评曾荫权,大家还可以装做没听见;可是同样一番话要是出自霍先生之口呢?尽管政协的头衔没有多大实权,但政协副主席究竟位列国家领导人,他的评论,特区政府承受得了吗?就算霍先生无官一身轻,可是以他数十年来辉煌的爱国资历,以他曾和邓小平每年相聚北戴河的经历,以他与中央领导人的直接沟通管道;特区政府以至于香港政界能不受他影响?能不被他的评论震动吗?

当然我们知道以霍先生的为人,这样子的事是决计不会发生的,但如果换了是另一个人呢?当然我们也知道霍先生与中国共产党在患难中建立起来的那种交情,是不可能再次出现的了。所以说他的逝去是真真正正的「一个时代的终结」。

然而,没有终结也不会终结的,是可能还会有另一个人「继承」这个国家领导人的宝座,还有更多的政协委员,还有更多的人大代表,甚至还会有可以和中央领导人共用早餐的富商名流。这些人都有一定的政治实力,就算比不上霍先生;这些人都可能透过公开发表言论产生实质影响,假若他们不像霍先生那般克制的话。

香港政治的其中一个隐忧就是我们的「司令部」可能不只一个。即使人大和政协发挥不了他们在其他省份所拥有的制度性力量,也别忘了香港还有中联办。前一阵子在立法会的财务委员会主席选举风波中,就有议员毫不忌讳地公开表示自己事后去过中联办「交代」。

另一方面,香港保守派或「爱国爱港」势力的一大问题,就是他们的影响力和政治身分没有一套相应的制度配合。以港区人大代表为例,这么多年以来还是处在一个妾身未明的状态,他们自己固然常常抱怨特区政府只是空言「重视」却没有给予任何介入实政的渠道,一般市民也搞不清楚他们到底怎样代表港人向中央反映意见。更何民建联和工联会据称也有向中央反映意见的渠道和功能,部分争取居港权的市民不就是找民建联替他们反映诉求的吗?

除了特区政府之外,香港有太多的管道通向北京,中联办、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人大、政协,甚至民建联。他们之间到底如何分工?到底「谁说了算」?谁才是中央的真正声音?中央最信任谁?挑明了说,中央是更信任特首曾荫权还是霍英东呢?

制度以外的政治影响力是必然存在的,举世皆然;但当这种影响力牵涉到中央政府与一个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它就可能会形成不正常的扭曲,严重的时候甚至还会干扰到正式的地方政府施政。虽然中央政府早已使用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的身分去形式化制度化部分「爱国爱港」人士的政治地位,但问题是这些身分本身在香港政治也没有多少制度上的角色,所以他们的影响依然不脱制度外的色彩。

相比起全国各省市,香港的历史情是特殊的,所以香港才会出现霍英东先生这么独特的「共产党的亲密朋友」。然而时代到底不同了,香港早已回归,我们实在不需要也不应该再有一个霍英东。与其猜想和期待谁是下一个霍先生,倒不如在制度上确定各股「爱国」势力的角色和定位,理顺他们之间的关系和分工。毕竟,除了特区政府之外,还有一个甚至更多更亲密的通天管道,未必是什么好事。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