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睡眠大赛

我算是一个睡得少的人,平均每天就是五小时。有个在大学工作的朋友很羡慕,每回见我都说:「难怪你有时间看书,睡得少还有精力,果然是天生豪杰!你再少睡一小时,就能变成拿破仑了!」

就是这样,睡眠成为一种现代受薪阶级的常见话题,许多白领聊天吹水说着说着就谈到了自己睡眠时间的长短。有趣的是当男人谈起这件事的时候,都喜欢竞相比较彼此睡的时间有多少,尽管他们都有

一种自怜的语气去伪装。例如「你六个钟仲算少?我惨过你啦!每日都只得五粒钟咋!」彷佛比较睡觉时间和做爱时间一样,都是一种夸耀雄性气质的办法,只是前者越短越好,后者越长越妙。

十月份《哈佛商业评论》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有一篇专访,哈佛大学医学院的讲座教授查尔斯.柴斯勒(Charles A. Czeisler)告诉记者睡眠的重要。我们都知道睡眠不足是不对的,只是我从未认真想过它有多不对。

柴斯勒教授说:「24个小时没睡觉或是连续一个星期每晚只睡四、五个小时,会让你的机能受损程度相当于血液中酒精浓度达到0.1%。我们绝不会说:『这家伙工作很认真,老是喝得醉醺醺的!』但却一再表扬那些为了工作而牺牲睡眠的人。」

柴斯勒教授和他的研究小组还做了一项调查,发现连续24小时值班的实习医生出事的机率增加了168%,差点出事的机率更增加460%。

所以柴斯勒教授建议所有企业机构该有一套「睡眠政策」,除了让员工参加「睡眠课程」,让出差的经理人起码有一天空档去调整时差,最重要的就是不要令大家超时工作,否则最终受害的是公司自己。

对连法定标准工时都还没有的我们来讲,「睡眠政策」实在是天方夜谭,大部分商界力量都会说这些办法会阻碍了「弹性」。而所谓的「弹性」,说穿了就是把员工的生产力压榨到甚么程度的弹性。我们可以用公司最终会受到损害的理由来恐吓老板吗?当然不行。因为在职位日渐缩减的先进资本主义社会里面,公司聘用员工也是很有弹性的。一个人如果天天睡四小时乃至于到了一个常犯错误的地步,炒掉他换个新鲜的不就行了吗?

难怪比赛谁睡得少会成为一种职场次文化,它太符合「经济需要」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