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民主党赢了吗?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布殊和他的团队是当今世界安全的最大威胁,比朝鲜、伊朗甚至基地组织都还要可怕。所以知道民主党在美国中期选举大获全胜之后,许多媒体都额手称庆。

例如11月9日的《金融时报》就发表了一篇叫做「美国民主非常美好的一天」的社论,同日的英国《卫报》立场更鲜明,社论标题干脆就是「谢谢你,美国」。取得国会参众两院的控制权和过半州长席位的民主党当然更是兴奋若狂,在他们聚集的华盛顿「首都凯悦」酒店会堂里,响起一片「白宫!白宫!」的呼声,彷佛两年后的总统宝座手到擒来。

但是民主党开往白宫的道路真是一片坦途,毫无障碍吗?细看这次选举的过程,不难发现美国选民与其说是喜欢民主党,倒不如说是讨厌共和党;与其说是支持民主党一众候选人的主张,倒不如说是反对布殊团队的策略。简单地讲,民主党没有真正赢得选举,而是共和党自己输掉了。理由很简单,在美国国民乃至于全球最关注的伊拉克问题上,民主党可又拿出任何完整的策略吗?没有,他们最明确的主张就是开始分阶段自伊撤军。但是如今一片颓垣败瓦濒于内战边缘的伊拉克该如何善后呢?他们没有好答案。反恐战略应该怎样重订呢?除了空谈「国际合作」之外,他们也没有具体的方针。相对于态度硬朗立场明确的共和党鹰派,民主党是迷失的,这个迷失状态始于六年前的911。

在当时一片盲目的爱国主义和复仇雪恨的主张底下,民主党中的传统「自由派」(Liberals)完全没有分析基地组织的性质和开战的后果,就几乎一面倒地支持派兵阿富汗。到了伊拉克战争,他们的几个领导人又没有勇气坚持反对党的角色,在不理会证据和真假的情况下,贸然随着布殊团队的指挥棒起舞,彻底缴械。其中最鲜明的例子莫过于后来代表民主党与布殊竞选总统的克里,他先是赞成入侵伊拉克,后来又改口说布殊犯错。如此首尾两端,焉能不败?所以有此,是因为在全世界向右转的过去十余年里,民主党越来越怕给人称作「自由派」,一步步地远离自己的核心价值。为了吸纳中间选民,堕胎之类的议题他们尽量回避;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也有点宗教氛围,他们甚至在这回选举前请来一些福音派牧师出谋献策。结果今天的民主党越来越像共和党,他们不要甚么可以说得很大声;但除了刚刚登上众议院议长席位的佩洛西等少数几人,他们要甚么却又只能含糊呢喃。

曾几何时,出过罗斯福和肯尼迪的民主党是个有理想的伟大政党。在法西斯最猖狂的时候,他们带领美国投入二次世界大战,在大萧条的年代他们推行「新政」(The New Deal) 挽救无数平民于苦难生活,他们推动了男女平权和种族平等实现。几乎二十世纪美国史上最「进步」(progressive)的政策背后都有民主党,然而今天他们却害怕任何与进步有关与左派有关的字眼(例如「阶级平等」)。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政党赢得了两年后的大选吗?就算赢了又如何呢?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