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屡败屡战的司法独立

有「陈青天」之称的台湾检察官陈瑞仁终于在三天前首次采取强制行动,带队搜查一家公司以公款买钻戒给台湾第一家庭的证据。陈水扁和吴淑珍案子发展到这个地步,形势是越来越严峻了。

壮哉陈瑞仁!大家都说他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第一个敢于指控在位领导人的司法人员,证明了台湾民主纵有千般不是,却依然守住了司法独立的底线。这下子不只一路以来借着陈水扁贪污案情教训香港人切勿「盲目」追求民主的传媒应该收口,而且突显了台湾还是两岸三地在现代民主政治通道上的先导。

清末以后,司法独立就是中国有识之士追求的目标。百多年来文章写了不少,甚至血都流过了;可是中国现在有的却是名义上的「独立审判」,而非完整的司法独立,因为中国共产党根本不接受三权分立的想法。至于香港,虽有足以自夸的健全法制,也基本上尊重三权分立的原则;但是《基本法》固然偏重「行政主导」,行政和立法两权也始终离民主甚远,所以还算不上有充份现代化的政治体制。

回顾王朝时期的中国虽然没有司法独立的现实,但不表示没有司法独立的追求。近阅台湾史学家卢建荣的《铁面急先锋─中国司法独立血泪史(514—755)》,才知道在六至八世纪期间,中国有一批法官力抗王权干扰,以个人力量创造司法独立的纪录,付出生命的代价,并且前仆后继,置死生于度外。

在那个年代,没有审检分立的制度,法官其实兼备了检察官的角色,所以他不能只顾及原告的利益,还要凭着自己的良心和理智辨别案情的是非曲直,难度不可谓不高。其次,由于司法系统始终是政治架构的一环,所以政治力量介入造成的冤狱可说是层出不穷。面对上级甚至王权的压力,许多司法人员都不得不低头,扭曲真实,把明明无罪的判作有罪,将十恶不赦的坏人轻轻放过。

为甚么在这样的环境底下,硬是有一支司法队伍不只坚守自己的专业操守,临案不乱;而且还不畏帝权,舍身取义呢?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