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选委会其实是场港交会

大部分香港人都以为香港的政制要比大陆来得民主、开放、平等和自由。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选举委员会和立法会里的功能组别呢?尤其是号称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其构成除了少数组别之外,大多倾向于不同领域的商家和专业。虽然有渔农界和饮食界等看似包罗万有的分类,但是你以为选得进去的会是一个普通渔民和酒店服务生,还是这等行业的老板及高阶主管呢?在雇主阶层已经掌握了多数席次的情下,选委会的设计者还要画蛇添足逻辑不明地加上「香港雇主联合会」等莫名其妙的组别,唯恐香港一众权贵之中仍有漏选遗珠。

今天的大陆就算贫富差距再怎么严重,官商勾结再怎么恶劣,也不致于出现任由已经占有巨额财富和极高社会地位的精英阶层左右领导人产生办法的局面。的确有些富可敌国的商人可以用钱疏通,干涉政务;也的确有许多贪官卖官赚钱,贪赃枉法;但是这叫做潜规则,这叫做贪腐。

对一般老百姓而言,《福布斯》榜单上的富豪至少在政治上,至少在面上,是和自己分别不大的。大家都无能选举地方干部,无法影响国家领导人的人选,不管你是个坐拥百亿家财的商人,还是苦守半亩荒田的农民。

然而,就在这么一个号称是全中国最现代最先进的大城市里,我们的专业精英,我们的商人地主,可以公然地、合法地、名正而言顺地比起一般市民拥有更大的政治权力、更多的政治资源。而他们之所以拥有这等资格,居然就是因为他们的身分、职业、阶级和财富。社会本来已经够不平等了,香港却还要把这不平等进一步表现在政治上。单单从政治平等这一点看来,香港要比大陆糟糕得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如此荒谬的状也还有学者为之涂脂抹粉,说是「贤能政治」的样办!

对我们一般市民大众来讲,选委会固然是种令人厌恶的小圈子精英游戏;但是对于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它难道就不可能是个令人头痛的麻烦包袱吗?

如果曾荫权真要全力封杀梁家杰,让他连100张提名都拿不到,他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呢?

绝大部分的评论都以为选委会成员只是橡皮图章,只要上头有压力,就莫不噤声景从,纷纷放弃梁家杰。这种想法实在太过单纯,忽略了选委会的交易本质。假如选委会只是一群待命行动的兵蚁,那么多的上流精英为什么要费神费力挤进去任人指挥呢?其实选委会是个做买卖的地方,不同的人带不同的目的和利益关怀而来,每一个界别每一个成员都希望曾荫权像个有求必应的城隍地主,满足他们开出的条件,以换取那张八百分之一的宝贵提名。

假如曾荫权踌躇满志,心中早有一幅治港蓝图,预备连任之后大展拳脚。你猜他和他的团队在向选委会诸公拉票的时候,是他拿这份大计去劝服大家;还是反过来倾听他们的要求呢?万一他们的要求和他的计划有矛盾,是哪一方让步呢?一场选委会拉票马拉松下来,曾荫权原有的大计七折八扣之后,还能剩下多少?更要命的是这38个组别开出的条件和要求往往有矛盾冲突之处,例如劳工界的诉求可能正好就抵触了商界的利场,特首候选人满足得了谁?还是各向双方开出更多支票来换取妥协?

等到选举完毕,「新的特首」正式上任,就是他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当然这个承诺不是来自市民大众,而是这800人和他们代表的阶层利益。假如届时曾荫权觉得轻舟已过万重山,往日种种皆可不顾,这帮精英会不会让他轻易有好日子过呢?又假设他打算要实现之前答应下来的要求,这又会不会成为民主派狙击他以至于整个政治制度的镖靶呢?在这种情底下,特区政府根本从一开始就处处受制于人,成了跛了半只脚的家禽,所谓「强政励治」又从何谈起?

进而言之,中央政府也不是毫无付出的。对于好些「铁票」和巨富,它多少得有点「表示」,或者在一些涉及内地商务田土的问题上方便酬庸,或者在未来香港的事务上让他们享有更大的发言空间。对于某些本来不必然要俯首听命的少数派和部分专业界别,为了争取支持,中央政府也要「认真考虑」他们的要求,在特定行业上开放门户,好让他们的生意能够进一步打进内地,中港融合。

所以选委会这种制度根本就是一个既不透明同时又赤裸坦荡的卖场,专供精英权贵交易利益。借用我一位朋友的说法,选委会选举其实是一场交易会,香港最重要最高层的交易会。它的结果是让一群社会和经济领域的精英阶层得到匹配其身分地位的政治权力,再透过这政治权力进一步巩固甚至延伸他们的既得利益。明乎此,我们还能说香港的政制绝对要比大陆还公平吗?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