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只要做爱 不要吸烟

不久的将来,香烟必将在电影中彻底绝迹。到时候电影人还能用甚么来取代烟的位置呢?难道是口香糖吗?

我们可不可以想象,如果在占士甸那张经典黑白照片里面,雨中缩着肩膀裹住大衣于街头漫步的他,唇边叨的不是一根烟,而是一截啃咬得变了形的口香糖?又假如《花样年华》里头的梁朝伟,深宵赶稿时伴随他的不是一缕迷雾般的轻烟,而是一地的瓜子壳?

烟草曾经是电视和电影的常用道具,透过它,导演可以使一位牛仔的粗犷添上几许抑郁,可以令一位神探沉思出智慧的火光,更可以让一个满身泥巴的士兵在枪林弹雨之后战壕里的片刻宁静中,重重呼出一口人类的荒谬。没有了香烟,这一切塑造角色性格与遭遇的细节,该由谁来完成呢?

或许我们用不着太过担心,因为人类曾经在现实生活中克服过这个问题。在二十世纪初期的英国绅士指南里,香烟曾被认为是一种令人免于尴尬的工具。「如果你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就执一根烟吧。」烟斗、雪茄和香烟,不仅在形态上可以表达一个人的身份性格,运用它们的方法也能突显一个人的礼仪和风范。比方说见到一位女士走过来了,绅士应该把嘴上的烟拿下来,道理和摘帽点头相同。如今的男人都不戴帽子了,没有再用脱帽这招表露绅士的风度。可是,难道我们要重新恢复戴帽的习惯,才能当个有礼貌的人吗?同样地,不抽烟也不可能令我们每一个人在聚会之大不知如何是好,双手乱摆乱挥。

早年的荷里活是个很讲究道德规范的地方,片子稍有不慎露骨的场面,就会遭到删剪禁制的下场。所以当时的导演把烟当成了性爱的暗示,一个女角要是向男人讨烟抽,意思就是「官人我要」。要是一个男角为女角点烟的方法是把一根烟放在自己的唇间,点燃之后再将它转递给她,这就等于激烈的湿吻和爱抚了。

电影里的女人抽起烟来就和十九世纪末主流大众的想象一样,是种夸张的性表态,且不说唇部的吞吐动作,光是呼吸时的胸腹收放,就能叫男人们看得血脉贲张。当年的大明星比提.戴维斯(Bette Davis)永远烟不离手,这表示她性欲强盛;玛莲.德烈治(Marlene Dietrich)一副冷艳脸孔总是在指间那斜斜的一根长烟烧出的云雾中睥睨众生,活生生地演绎了甚么叫做烟视媚行。

今天的荷里活不怕你做爱,只怕你不脱,香烟这种代替品又何来用武之地?想要一个性感女神表演饥渴的状态吗?别叫她点烟,脱裤子就是了(还得是男人的裤子)。按照这个逻辑,就算占士甸再生,梁朝伟重拍《花样年华》,他们也一定想得出别的东西来取代香烟;只不过效果是否雷同,就很成疑问了。至少对我而言,看玛莲.德烈治在昏暗酒馆一角吸烟,绝对比见到她赤条条地满屋跑要好。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