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大国崛起,和气生财?

中国是不是一个大国?中国已经是一个大国了吗?

这不只是中国人自己关起门来热烈讨论的话题,还是许多国际媒体关注的焦点。正当中央电视台《大国崛起》掀起国民一片回响之际,《纽约时报》和《泰晤士报》等重要的西方传媒也纷纷发布文章讨论中国崛起对世界秩序的影响。夸张一点的,甚至说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一强独霸的日子已经正式告终,各国要尽早适应中美主导的二元世界。但这「二元世界」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世界?中国的大国身份又如何改变了世界秩序,为这个秩序注入了哪些新的元素呢?

首先我们要理解所谓的国际秩序并不只是一连串的利益交换和竞争赛事,外交也不只是一盘又一盘的棋局;它们还是一种观念上的结构,具有主导力量的大国,往往会投射出一幅世界图景,把各国分别放入不同位阶,再据之分别对待分别处理。简单地说,相对客观的结构以外,国际秩序还有一个意识形态的层面。

最鲜明的例子莫过于冷战时东西两大阵营的对立,美苏之间的竞争绝不限于军事与经济实力的较量,还是两套意识形态的比赛。所谓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对垒,共同形成了当时的国际秩序。

自此之后,就展开了美国这个超级强权主导国际形势的时代了。在美国投射出来的世界观里,全球各国大致可以按市场经济与非市场经济、民主与不民主等两道轴线区分成不同的阵营。布什政府上台以后,美国更是以输出民主为己任,与各国交往的同时不忘宣扬它所认同的价值观。例如经援落后国家,它开列出来的条件就包括了受援国要改革自身的政治体制,加快民主化的步伐。你可以说这是伪善,一切不过都是巩固自身利益的口实;你也可以说这是实际的,因为如果没有民主高效而廉洁的政府,再多的援助往往也是泥牛入海,毫无实效。但是我们不能否认,美国的确拥有一套言之成理而且逻辑融贯的价值观去配合它的外交动作。

现在的问题是,当中国日渐意识到自己的大国地位,而且连外界也都如此看待中国时,中国有没有提出一种不同于美国的价值观,有没有一套自己的国际秩序图像呢?当美国仍然致力于推销民主政治与自由主义的时候,中国又拿出了什么来和世界各国打交道,界定彼此的关系呢?近来有不少英语传媒开始注意中国在外交场合常提及的「和谐」一词,这是个很有中国特色的概念。

然而,所谓「和谐」又是一个容易流于空泛的模糊的词语,大家应该怎样确定它的内涵呢?关于这点,《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柯亨(RogerCohen)的看法在英语传媒之中很有代表性。在早前一篇论及APEC年会的评论里,他认为摆在与会各国面前的,是两条不同的通路,一条是美国力主的民主外交,另一条就是中国式的「和谐」了。后者的特点就是比市场经济先进国更强调做买卖的优先地位,大家最好少谈政制和意识形态的差异,多做实质互利的交往。

另一个常被引用的案例就是中国和苏丹等非洲国家的关系了。美国援助这些不发达国家往往有一系列附带条件,要求它们改善人权状况,加速民主改革。中国对待它们的方法却截然不同,慷慨相助之余又不过问内政。两者比较起来,当然是中国式的「和谐」更受欢迎。因此许多评论家惊呼中国这个市场经济「后进国比起传统西方国家还要‘资本主义’」,还要实际,与它们的传统对手苏联完全是两回事。

换句话说,中国在外交上提出的「和谐发展」基本上被解读为「和气生财」。可是,这真是中国人认同的价值观吗?中国投射出来的国际秩序是否就仅止于一个全球市场,而不涉及任何普世价值呢?大家近一两年来夸谈「软实力」,认为输出文化工业产品和做做广告公关等表面功夫就是了,其实真正的核心还是一个国家有没有一套自己相信又足以服人的价值理念。

【来源:南方都市报-知道分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