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丹麦的示范

在设计国家的新潮之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丹麦的例子了。

大概在20多年前,丹麦人民常常上街示威,他们讨厌政府的官僚作风,讨厌政府那种高高在上与民对立的作风。于是丹麦政府开始在原有民主体制的基础上力行改革,一面加快工作效率,另一面想要重新拉近人民与政府的距离。在这场改革运动里面,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形象再包装。所以丹麦政府找来了著名的设计师林内曼(Bo Linnemann),为政府和国家重新打造一个时髦而亲民的形象。他和伙伴们的作品如今遍见于丹麦的大街小巷,从政府大楼顶上的纹章到路边邮筒都是改造的对象。

在这项庞大的计划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丹麦那顶著名的皇冠了。皇冠一向是丹麦人最熟悉又最认同的象征,其地位与中国的龙差不多。但皇冠又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它带有太强的皇权威势,而且过于古老土气。所以林内曼从皇冠下手,为它设计出几种微调变形,把它放在不同的字款之中作出多样的配搭,又尝试着上各式颜色,结果就是丹麦官方各部门的新标识了。

林内曼的设计令人一新耳目,它们的线条充满简约的北欧风味,还给人时尚可亲的感觉。这次改造充分突显了丹麦要强调的政府透明度和友善的施政作风,可以说是真真正正的形象工程,与中国某些地方建堂皇大楼的区别不可以道里计。

从丹麦的例子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国家的「身份标识」只是她的外观,想要创造崭新的形象,首先要有新的政治作风。企管学告诉我们,一家企业的形象是它企业文化的面孔,这个道理放在国家的层面上也是说得通的。没有根本文化的改变,一切外形的换装都只不过是皮相的伪装而已。

其次,国家的形象设计首先针对的一定是内部的国民,只有国民支持百姓认同,一个形象标识才能彻底地体现出国家的性格和品味。事实上,近年丹麦旅游产业和国民外交种种宣传工作,也是建立在这套原来针对国民的形象工程上的。国家形象设计,不只是为了给外人好印象,更是为了要凝聚本国民心。

至于甚么样的形象才是国民认同的形象这个问题,我们早就拥有众多的方法和工具的寻求答案了,其大要不外乎本着民主精神的研究和调查。国家形象不能只是少数专家闭门造车的结果,更不能任由官员发挥主观意念;它必须来自由下而上的意见表达,经过公开的讨论再渐渐成形于专家之手。最后,我们发现再古老的形象也可以焕发全新的气息,威权霸道如皇冠也能够变成可爱的象征;问题只在于有没有想象力,有没有敢于突破陈规的创造勇气,和有没有真正的高手去执行工作。

再回到中国龙的争论,我们的问题就很清楚了。新形象的念头来自何处?它有没有全新的施政风格去配合呢?这个形象是做给自己人看的呢?还是纯粹指向外人?国民认同这个新形象吗?又有甚么程序去保证这点?谁有资格去负责这项重要的计划呢?就是吴友富教授吗?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