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自由的朋友死了

杀害了数以千计的异见分子,让数以万计的人民失踪,让智利全国百姓都要遵守宵禁,在晚上九点前回家的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将军终于死了。

这位曾经和美国中情局连手推翻南美第一位民选社会主义领袖阿言德(Salvador Allende)的大独裁者,虽然一生之中犯下了无数侵犯人权的罪行,虽然镇压过无数的示威集会,虽然强力管制过无数的传媒和社团活动;但是依然被许多人深深怀念,例如前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她感谢将军在福克兰战役暴发的时候站在英国那边。

那是冷战时期,对英美等「自由世界」政权而言,凡是左倾的必为敌人,他们代表着专制独裁,是人类自由的天敌。由于皮诺切特反对社会主义,所以他一定是自由的朋友。这位自由的朋友却用上了最极端的手段去推广自由。他一方面师承佛利民的主张,力促智利的贸易自由化,让汇率浮动,让国营机构私有化,造成了智利的经济繁荣;另一方面则采取了「自由世界」领导人心目中只有共产党才会使用的方法,去消除国内一切反对新自由主义改革方案的声音。

尽管这位军头一如拉丁美洲历史上一切继承「高地酋主义」(Caudillismo,源自十九世纪的拉美军人强权传统)的将军,认为代议制民主只是一种腐败的、没有效率的政党游戏,但还是被戴卓尔夫人称许为「把真正的民主带给了智利」,只因为他的意识形态和经济思维与自己如出一辙。

当时协助皮诺切特处理经济的是一帮芝加哥大学出身的经济学家、佛利民的追随者,人们称之为「芝加哥兄弟」(Chicago Boys)。他们在智利实行的一连串包括大幅度减税在内的经济改革,是拉美最早的新自由主义试验,的确成就了十年左右的荣景,号称「智利奇迹」。最喜欢拿这个奇迹当例子说明新自由主义成功之道的,就是同样喜爱香港的佛利民了。

可是好景不常,到了九十年代拉美金融风暴之后,智利十余年经济实验的恶果也一一浮现,失业率居高不下,贫富差距拉大。当年的「智利奇迹」成了蛋头经济学家坏事的经典案例。很奇怪,在前一阵子佛利民逝世时的一片哀悼热潮里,倒是没有几人提起这桩往事。

拉丁美洲在九十年代初的经济崩溃直接导致了近年急速左转的局面,同时也开启了许多国家回归民主宪政的道路,包括智利。回首一望,原来过去数十年来,拉丁美洲的军人独裁政权竟然没有几个是真正左翼的,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自由的朋友」。历史的讽刺,莫过于此。但愿皮诺切特是拉丁美洲最后一个「自由的朋友」。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