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曾荫权是天星事件的大输家

打从一群热心市民进占天星码头那一刻开始,老天星码头与钟楼的存废就成了一个政治问题,成了一个摆在曾荫权面前挥之不去的难关。而且无论他怎么决定,输的都是他。

首先我们看到事件一起,过去5年来对搬迁码头既不敏感也没多少意见的立法会议员迅速介入。一方面这事不涉及政治立场上「大是大非」的争论,就算是亲建制议员,站在市民那方反对一下政府,也大有分加;另一方面正逢梁家杰冒出头来,任何不利于政府的消息都会转换成他的资本,民主派群英又怎能放过这大好时机?

而政府的应对不外乎两点:一是突出「保育与发展」的矛盾,希望唤起社会上重发展那一派人的支持;二是强调木已成舟,咨询早就做过了,反对派突如其来的行动是后知后觉。

可惜这两招现在都使不上力,因为在近几年一连串的事件里(如利东街拆迁问题),我们可以看见拆旧立新的传统香港发展模式已越来越不受欢迎,社会上关注历史与集体记忆的呼声越来越强。民意当前,敢全面倒向政府,呼吁不顾一切也要拆掉老钟楼的人少如凤毛麟角。更何况又有专业人士指出,即使保留旧天星码头和钟楼,也不必然与政府的铺路计划发生冲突,所谓「保育与发展」的冲突就更是不知从何说起了。

至于过去5年的咨询与决策过程,政府当然有理辩护,但是反对派仍然可以指出其中的缺陷;尤其2002年古物古迹办事处提出的异议报告在官方网页「神秘失踪」一事,就更是严重打击了政府的诚信。

在这样的情况底下,选战在即的曾荫权要是顺应民意,暂缓工程,不一定会得到好处。因为这又会成为某些人攻击他「强政励治」名不副实的案例。而且自撤回销售税提案之后,他要是连天星码头都不拆了,更会予人理由攻击他为了选举可以不顾一切既定程序。

可是反过来看,现在政府在众目睽睽之下清场抓人,随后又鬼鬼祟祟地在半夜拆毁钟楼,不只难看而且十分霸道。专业人士提出的折衷方案,和异议报告的失踪事件,政府又全无响应,似乎视而不见。这样一来「强政」就变成「悍政」了,曾荫权等于是把天星当做大礼,送给梁家杰当筹码。下个月的民望调查结果如何,实在不问可知。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