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如果爱或者如果有钱

据说文字无价,所以靠贩文维生的文人拿不到稿费,看来也是天理。

老牌报纸《成报》近年日显衰颓,拖欠员工薪资的事时有耳闻。就算转手卖给了正值当头的内地富豪,情况也没有变好,只有更坏。偏偏文坛前辈不信邪,走入火坑主持大局,还招来一批新知旧雨,立意复生久未曾见的港式文化副刊。于是,一时之间有诗人写诗话,有学者分析社会演变的大势,连我也凑兴去写我未曾写过的散文故事。

几个月下来,终于收到同文的电话,说是要集体罢写。原来记者编辑这些天天在死在线卖命的都收不到钱,更何况专栏作家呢?很多人都以为遇到这种事,祸首肯定是做头的。但是我知道,把大家招来的前辈其实和我们一样,只不过他自己拿不到薪水也罢了,还要为大伙下属的生计出路打算,其苦实不足为外人道。

天寒夜深,文友围炉,都在叹息文人的可怜。写字的虽多,但能够替燕窝卖广告的又有几人?有人想起那个老板,说他是否阮囊羞涩,明明莫财又要充大头搞报纸?立刻就有人反驳:「怎么会?他还投资拍电影呢?《如果爱》不就是他的吗?多大的制作啊,你以为他会拖欠周迅的片酬吗?」然后又有人补充:「唉!人家周迅是美女明星,诗人没法和她比。」

这番话听来很有文人的酸气,其实大家都明白,才子必得佳人这一类的传说要不是很久远以前的事,就是彻头彻尾的文人虚构,聊以自慰。文字值几个钱,大家心中有数。尤其在香港这个社会,写诗竟还有一瓦遮头,实属万幸。这种时节说这些话,也只不过是发发牢骚罢了。

我在报端煮字近二十年,也不是头一回遇到报社关门,稿费无着,好在后来另有谋生伎俩,于是现在就可以很抽离地慰藉朋友了:「你是注定不能和周迅比的了,也不能奢盼摸得着任何美女明星的裙角。可是你有文字,你的诗我都读过,相信我,你赢回来的爱纵使没有人家的多,但绝对比任何人得到的都还深。」文字无价,因为它本身就是作者最大的报酬。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