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伊拉克民族主义的崩溃

为甚么萨达姆.侯赛因在世的时候,潜伏在伊拉克的宗派冲突搞不起来呢?那当然是他强力压制的结果,但这个压制绝不能从其表面观察,就遽下定论说是他以少数逊尼派分子打压了占人口多数的什叶派。

虽然萨达姆.侯赛因是逊尼派人,而他的执政社会复兴党也以逊尼派为主;但他的政府从来都不像沙地阿拉伯那样,用一套逊尼派的宗教意识形态治国。侯赛因极力寻求的其实是一种现代民族主义。

在整个二十世纪里面,型塑中东政治局势的除了传统宗教冲突断层线之外,就是受到西方影响的民族主义潮流了。从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到埃及的纳赛尔总统,再到萨达姆.侯赛因,相信的都是一种与宗教派系无关的民族主义。也就是说不论信仰,只要是同一个民族,就应该不分彼此地统一在同一个国家之内。一个伊拉克人可以是逊尼派,也可以是什叶派,但他在政治上效忠的对象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伊拉克民族建立的这个国家。

所以萨达姆.侯赛因一方面残酷镇压想要分离独立的库尔德人,同时又紧紧控制和伊朗关系密切的什叶派,为的不是让逊尼派独大,而是要达成他民族统一的梦想。在其任内,他大力重建巴比伦王国时期的遗址,宣扬古巴比伦的荣光,这些动作完全没有宗教色彩,就和意大利政府推崇古罗马帝国国威一样,是大部分现代民族国家都会干的事。

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个时期的伊拉克反而是比较「现代」的,是一个西方国家比较懂得应付的角色,起码大家的立足点接近。但是当美军收拾了萨达姆.侯赛因,他的政府和整套伊拉克民族主义也就彻底崩溃了,随之冒起的则是缠扰千年,西方世界看不懂也不知如何处理的古老宗派冲突了。

这就是美国如今陷入的泥沼的真相了,想要令什叶派和逊尼派放下成见,和平共处于一个民主政制之下,是一个千年来未曾实现过的大计。如果美国办得到,她才真正是个无所不能的超级强权。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