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光是年轻已经不够

自从天星码头保卫之战之后,政府连出几招还击,其中一招是重组古物古迹咨询委员会,请了一批新面孔。在这些新委员之中,最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年来非常活跃的沈旭辉与李律仁。

前者是青年智库组织「Roundtable」的召集人,身负牛津博士学位,以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在喜好论资排辈的传媒圈里闯出了名堂。至于李律仁,本身拥有耶鲁大学的法律学位,又熟识财经政策,是另一个论政团体「三十会」的要角。这两人的入局,被外间认为是香港新生代抬头的象征。

新一代人有新的关系、新的知识与新的愿景,他们当然会为这个城市的未来注入全新的气息,值得注意也值得恭喜。可是在为这个难得的安排欣慰之余,我也必须明白,这些新生代肩头上的责任也要比以前重得多了。

就以李律仁和沈旭辉所属的「三十会」和「Roundtable」这两个组织来说吧,它们近年发表了许多文章,对时局提出了不少独特的观察,也对香港社会的过去多有反省。可是在目前香港的政治光谱里面,他们到底站在甚么立场;在国际通行的左右判分之中,他们又是甚么位置呢?

我们似乎仍未见到他们形成任何明确的姿态,通常我们在他们的言论里看到的又是一种挑战甚或否定。比如说对于香港常见的「亲中派」与「民主派」的对立,对于「温和」与「激进」的区分,「Roundtable」的成员就时常表示不满,提倡要超越这种简单的二元对立。然而那个超越了现存对立局势的第三条路到底是怎样的道路呢?那种在现有政治想象以外的新格局又是甚么状态呢?

当这批青年才俊刚刚冒起头来的时候,各方政治势力就警觉到新生力量的出现了,于是不能不关注他们,甚至接触「摸底」。而一般市民也会带着期许的心态看着他们打算为大家指出甚么新方向。随着时间的过去,期许就会变成压力。到了眼下这一刻,当新生代里开始有人受到政府的重视,这种压力就会变得更大。只是批判现有的政治光谱显然已经不够了,我们还想知道他们投射出来的第三条路究竟是不是一条康庄大道。

如何确立清晰的新位置?又如何建立鲜明的新纲领呢?这就是香港新生代的责任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