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在书里发现现Blog的世界

编按:博客已是大势所趋,上网,写志,成为许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Why we blog点只日记咁简单》一书,收录了多位博客的网志心得,也有博客精选,以及各种实用的网志信息和Know-How,不失为博客文化的侧写记录和认识入门。博客的趣味何在?让博客梁文道,在这里,跟你谈谈。

我开了两个Blog,严格地说,是两个门户网站分别为我开了Blog。一开始是他们的编辑不知从哪里弄来我的文章,再转贴上去,所以完全用不着我费心,感觉就和平日转载某些报纸杂志的事物差不多。可是后来,我留意到有人响应有人留言有人提问,于是我偶而回复。很快地,我就有点在意一篇文章的阅读次数,这是和传统报刊截然不同的。替报刊撰稿的作者不可能知道到底有多少读者在看自己的东西;但是Blog上的东西有多少人感兴趣,却是一目了然。终于我动手主动在上写点东西,开始研究要和那些博友连接,放什么图片和音乐上去……我终于成了半个Blogger,我和我的读者们发生了全新的关系,我甚至不知道应不应该把他们叫做读者。

什么是Blog?

但是我始终不知道什么是Blog。我问过一些Blogger,当中有些还挺出名,他们也想了半天,才给我几个不算完整的答案。这大概是所有新事物的共通点,即使声势浩大如Blog,我们大伙都看都做、参与其中,可是我们依然无法准确地总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因为这是一场未完成的事业,仍然看不见终点的计划,它的定义还在进行中,开放而且机遇无限。

我觉得我们就像同时活Why在两种世界与两种时代之Blog中。曾经在香港博客的圈子里,就引起过一个传媒现象讨论,那就是愈来愈多的主流报刊把blog当做新闻来源,甚至每日辟出专版介绍有意思的Blog。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意识到在主流传媒以外,有一个日渐庞大茁壮的平衡世界,他们不想遗漏这个愈来愈重要的世界,不愿跟不上新潮。

有趣的是,虽然有些Blogger高兴自己受重视能出名,但也有许多Blogger质疑主流传媒的这种做法,觉得他们侵入了自己的世界,甚至侵犯了自己的隐私。隐私?Blog做出来难道不就是要给人看的吗?真要保存隐私,就不要把自己的东西放上去。

既公开也隐密

但是很多Blogger还是有所保留,他们觉得偶而闯进来的网友和透过连接跳进来的Blogger,和人数以几十万计的无名大众是不同的。前者是一种Social的结果,某些人是为了搜索一个关键词找到自己,某些人则是为了寻找同好甚至朋友而发现自己;但后者人数虽多,却可能和自己非亲非故,没有任何可以拉上关系的理由。

这个区别与这场小论争突显了Blog的性质,也突显了传统大众传媒世界和Blogger世界之分别。习惯给大众传媒包围的人,一定很难理解那些Blogger的想法,所以有时候他们会把Blog描述为公开的日志。既是私密的日志,却又向人公开,有点矛盾,十分暧昧。这是因为我们习惯了「公」与「私」的截然二分,彷佛任何沟通要不大众的,就是极度私人的;要不是由上而下从一点向无数多点的传播,就是两点之间的来回往复;任何在这「公」与「私」之间的传播与沟通都很难想象、很难掌握。

任何一样难以掌握的新事物出现,我们都会自然而然地袭用已存的习惯与模式去认知它。在这种情下,我们通常会把那旧的模式当成一把尺子,套在新东西身上之后,再指出二者之间的分别。例如前面说过的日记,就是一种旧有的写作体裁,我们用它形容新兴的blog,然后再补充说明:它又不纯然是日记,因为它是公开的。

事实上,我们常常用旧的书写形式跟体裁去模拟五花八门的Blog,好方便分类说明。就像这本书里提到的几种类别,我们会指出有的Blog是日记,因为它记录了主人的生活点滴和个人情感;有的Blog是新闻,因为它的作者很自觉自己要当一个公民记者,提供第一手的消息和主流传媒忽略掉的题材;有的Blog是文学、有的Blog是影话、有的Blog是摄影集……你还能用传统媒体的区分去这里加上一长串名单。Networking问题在于大部分的都不会严格遵从此等分类,大部分的Blogger根本没有这些分类的观念。一个Blog可以在写了几个月失恋日记后,忽然谈起一场球赛的精华,第二天再贴上一帧街头小猫的照片,过几天再痛骂特首选战中的闹剧。更有意思的是我们根本不知道Blogger算不算作者,起码他们不像传媒意义下的作者。

因为他们时时在Blog里转载文章,有点像编辑;又有点像DJ般地在播放自己喜欢的音乐。

不断变动不断伸缩

我甚至听过一个朋友形容自己的Blogging是份工作,因为他要花很多时间去看其他人的Blog,在上面留言,并且组织连接。没错,我们总是能透过一个Blogger发现更多的Blogger,从一个Blog漫游到无数的Blog,这就是我之前提到的Social Networking。所以Blog不只内容开放,而且充满无限可能;它甚至不是一个自我封闭的单位,总是存在于一张不断变动不断伸缩的网络之中。这一切都使得Blog更远离了传统意义上的日记,那种日记有时是要上锁的。

Blog是一种还在发展的开放世界,它会走向何方?我们还不知道。我只知道一本尺寸大小有限的书,本来是最自足最稳当的意义载体,所以很多学者都用书的意像去比喻一切保守和已经成形的事物;而Blog恰巧是最与书相对的一种沟通形式。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作者试图在Blog上写书,却发现永远没法完成一本书的原因了。他的原意是天天在Blog上面写一点东西,可以参考Blogger的意见再加以修改;但结果是每天都有新人阅读每天都有不同意见,使得他的书一直处于重写再写的状态。书是完成的,而Blog是没有尽头的对话与变形。

然而在这个旧世界与新世界交错,旧时代跟新时代重迭的期间,我们缺乏新的概念工具,我们习惯了传统传媒与书籍的文化背景,所以我们不得不用一本书去架起两个世界和两个时代之间的桥梁。这本书就是这样的桥梁,它是未完成进程的阶段性定义。

《Why we blog点只日记咁简单》
作者:MySinaBlog
出版:Why出版/香港

【来源:明报-博客上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