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方言与口音的政治学

听陈水扁用国语演讲,会发现在那挥之不去的闽南口音之中,偶尔有几个字他咬得特别用力,音发得特别标准,听来反而叫人更觉突兀不协调。

这令我想起幼年在台湾上学的经验,很多本省籍同学在家里说惯了闽南话,在学校突然要讲标准国语,多半都说不好,这意味着他在国语课永远拿不到高分,更意味着他永远登不上台,代表学生发言致词。可是很奇怪,在不断的苦练之下,这些同学永远有几个字的发音特别准确,就像今天的陈水扁一样。这几个字是他们在当年的政治气候底下力争上游的结果跟痕迹。

最近有些广州本地网民发出了抗议,他们投诉本地报纸的标题和内文日见「北方化」,充满了广东人看不懂的北方俗语,结果惹起了语言与地区关系的文化争议。其实何止用语,地方口音的位置在更早时候就成了这几年来的热门话题。广电总局曾经多番下令,约束各省市电视台和电台的方言节目,而主持人则更应尽量避免说话带着「港台腔」。但怪的是,即便中央台节目本身也充斥了大量的「京腔」和其他北方俚语,难道北京口音就不算口音,只有台湾和广东的口音才叫口音吗?

语言从来都是政治的。世界各国使用的标准语言多半不是自然演化的成果,而是人为的创造。现代标准「国语」的概念是经济和政治之间复杂交互作用的产物,很多学者对这个过程都做过深入的研究,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从民族国家形成的历程去探视「标准国语」或「普通话」的兴起。根据这种路线的研究,标准语是现代民族国家建设的重要部分,为了保证一个国家的统一和内部沟通的无误,成为全国通行的正式语言,然后再确定它的语条、文法及发音。「标准语」和「方言」的差别因此在纯粹语言学的角度来讲是没有意义的,这个差别主要还是一种政治的区分。

当一个国家的标准语确立了,国境以内的其他语言当然也就成了方言。至于这个标准语内的字条发音,本来从人类声发的自然机制看来,就算是同一个字,也不可能有两个人的读法是一模一样的(因此治安情报机关才有可能用「声纹」去鉴别对象);可是通过现代电子传播技术,官方还是可以尽量推广一种标准的发音方式腔调。这项任务通常交由各国公共电子传媒承担,例如中国中央电视台与英国BBC(英国广播公司)。

你很难从一个人相貌判别他的出身、籍贯和阶级背景,但是你却可以从他的口音听出这一切。由于说话口音最能表达一个人身份,所以许多关于出身背景的偏见及歧视就能围绕口音发展起来了。比方说大量与地方方言口音有关的笑话,除了是发挥沟通误会这种经典喜剧课题之外,有时候也是在拿大家对某些地区的刻板印象来开玩笑。而在香港,粤语口音的准确与否也是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土生土长香港人的准则,因此一直是歧视「外江佬」、「阿灿」、「表姐」和「新移民」的重要依据。

因为从大众传媒到教育系统,大家都在推广和维护一种标准语和它的发音方式,久而久之,乃至大家都忘了即便是最正确最标准的说话方法其实也是一种「口音」,进而将其它一切偏离正轨的发音都判读为「口音」。所以我们才会说某些说话有「口音」,却从不抱怨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主持人有种「中央口音」。这情况就和美国白人忘了白色也是一种颜色而把其他人种叫做「有色人种」一样。

正当中国还有许多关于口音和方言的争论甚至官方禁令之际,我想起英国BBC前年开始的一项重大变革,那就是正式招聘了一些带有「苏格兰腔」和「威尔士腔」等不同地方不同阶级口音的播音员。大家都知道BBC向来标榜字正腔圆的「女皇英语」,是英式英语的标准尺度,因此其他国家的人常常通过收听BBC节目来学英语。但是BBC发现它在维持标准之余却造成了一个很严重的副作用,那就是间接催生不少地域偏见和阶层歧视,不利于社会和谐,也跟不上英语全球化时代英语发音正在日渐纷繁多样的趋势。所以他们下了一个破天荒的决定,让各色各样的方言口音涌进这个重要的平台。其实只要是在一个可以听懂可以沟通的范围之内,不同的口音和不同的地方俚语不只可以促进宽容与理解,更能够激活和扩张标准语的生命与内容。BBC这个极有远见的改革应该可以为我们带来一点启示吧。

【来源:南方都市报-知道分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