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持平

让我们想象一下,有一家电视台拍了一部关于老人晚年生活的纪录片,里头的长者过得真是凄苦,既无社会关怀,更没有家人的陪伴照料。片子里还有老人抱怨在人口日渐高龄化的年头里,公共医疗资源紧绌,竟然有人建议公立医院可以减少「非必要的急救措施」,老人家觉得这是歧视长者,巴不得他们死快点。

这个节目播出之后,立刻引来争议,其中声音最响亮的是一个叫做「春天社」的青年组织。他们认为这个节目太过偏颇,只访问了一堆老人,却完全没有青年人的声音,尤其关于「非必要的急救措施」一事,社会仍有争议,怎可能只让主张老人生命权的一方发言,却禁止关注年轻纳税人负担的那一派说话呢?

后来主管广播政策和节目内容的审议机构收到投诉,觉得有理,于是判定这家电视台不够公允,在处理老人问题有失偏颇,单面地宣扬老人权利。记者拿这一纸判决去访问「春天社」,他们的发言人诚恳地表示:「其实我们不是不许传媒机构探讨老人生活,只不过社会对老人问题仍有争议,年龄歧视法案也正在辩论之中,这个节目会使人误会大家都接受了长者不该被歧视的意见。所以负责任的传媒应该认真反省。」

假如你觉得这个故事太过荒谬,那么你如何看待最近广管局裁定港台的《铿锵集》「报道内容不公……鼓吹同性恋」一事呢?

根据广管局的说法,《铿锵集》里《同志.恋人》这一集节目应该持平,不能只是播出同性恋者的说法。如今这套纪录片专注描述同性恋者受到的社会压力,却不访问持相反意见的市民,有宣传同性恋之嫌。而「明光社」的总干事蔡志森也认同广管局的说法,觉得港台偏袒同性恋。他还强调「不是不可探讨同性恋」,只不过觉得传媒应该「认真反省」。

到底甚么才叫「持平」呢?假如拍同性恋一定要注入非同志的声音,那么拍老人是否也该有青年的说法,拍新界原居民也必须有非原居民亮相,拍大国崛起不能不谈小国衰亡,谈虐待动物则不得不采访几个主张虐畜有理的人吧。其实这里的关键根本不是「持平」,而是比起老人、原居民与新移民,同性恋更是一个问题。

为甚么广管局不老实承认自己就是觉得同性恋有问题,而要惺惺作态地拿一个听来很专业很中性的「持平」出来当说辞呢?至于「明光社」,也大可不用讲甚么「不是不可探讨同性恋」,何不干脆表明自己就是反对同性恋,不喜欢人家把同志拍得好像备受压逼似的。假如真要拍这个课题,起码也要有一半时间听听他们的说法才算持平;正如处理老人课题不能少了「春天社」的声音一样。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