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中国为何不会笑?

当然中国也有一张笑脸,然而那是种甚么样子的笑容呢?

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外间在媒体上看到的中国式笑容是这样的:一群农民在田地里看着饱满的麦穗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一帮工人对着东升的璀璨的旭日张牙咧嘴地欢笑;领导到地方巡视时则多半有一群干部加百姓围着他鼓掌微笑;无论是当年雅典奥运会,还是中央电视台每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都有一堆小姐或者小鬼摇头晃脑,不知所以地鼓着红朴朴的脸蛋傻笑。这些笑容多半是僵硬的,多半是种表现;更严重的是它们总让人联想起宣传里的标准四字词「欢声笑语」,似乎有一个老师在看着一班学生上笑容指导课,不准不笑。

这几年来,美国穷兵黩武妄自尊大的形象深入人心。但是每年年尾的白宫记者派对还是会在报纸的国际花絮版上抢到一点位置,为她得回哪怕只有那么丁点的好感,因为大家喜欢「第一家庭」自己拍的DV短片,喜欢看见他们得厚着脸皮接受记者们的挖苦调侃。至于美国的难兄难弟英国,也还有她独特的英式幽默。例如时常出入唐宁街10号的著名流浪猫「韩弗瑞」(Humphrey),自从首相夫人不喜欢牠的传言散布开去之后,首相府就急谋对策修补形象。其中一个办法是让唐宁街10号的管家板起脸严肃发言:「很多人说韩弗瑞是大英帝国首相的猫,我个人觉得这是过高的升职。事实上牠顶多只是一头『内阁猫』,因为牠常在内阁大臣开会的时候出现。」

或许我们还不能期望温家宝在记者面前展示他开自己玩笑的短片,也很难想象中南海传出任何宠物晋身国家领导的故事,到底是国情不同。可是我们应该让这个正在痴迷于威武大国想象的国家变得有幽默感一点,不只是让外国松一口气,觉得这个来势汹汹的新兴强国其实也挺可爱;更能叫人民感到「亲民」二字原来不只是一种说法。

要怎么做才能产生幽默感的形象呢?这却又不只是包装工程的表面工夫,更是整个政府基本思路的问题。因为任何的幽默感都来源于宽容,而宽容则意味着要接受不同的言论、不同的出版物和不同的电视剧。宽容是官员不能因为有人散发嘲笑自己的手机短讯就将其人入罪,宽容是官员不能对着一群出版商凶神恶煞地要「因人废书」,宽容是官员不能对着记者说要好好整顿电视剧以正社会风气。

这是甚么年代啦?每一个政府干部对内的讲话都会外传成为中国表情的一部分,这表情是严峻还是和蔼,就全看政府对待言论与文化时表现是否宽容了。下一回要是再想禁书,他们真该想起哈萨克斯坦的范例,看看自己打算为中国换上副甚么表情。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