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中大变英大

可能是我的中文涵养太差,也可能是我老了,最近常常遇到一些大家看惯都觉得没问题,只有我才感到头痛的书写习惯。例如「尊享」,不知从何时开始,感到这个怪词流行到了泛滥成灾的地步。信用卡的宣传单张告诉你「可尊享全城至方便的购物优惠」,楼盘广告引诱你「尊享一百八十度无敌海景」,好像不加个「尊」字,享受就不算是真享受似的。另一个例子是从内地开始,渐次南下的「们」字,现在很多人都喜欢把它加在一个人名后面,以代替传统的「等人」二字。比如「陈凯歌、张艺谋和冯小刚等人,抢拍大片,越拍越烂」这句话,流行的写法是将它变成「陈凯歌们争拍大片,越拍越烂」。我一开始还以为它的意思是有好几个同名同姓的陈凯歌导演都爱拍大片呢。不过活在香港地,又有几人真正计较中文素养的优劣好坏呢?相反地,一句「唔好意思,我中文唔系太好」说不定不只不是不好意思,反倒是说明自己的英文很不错,你最好放尊重点的暗示。怪的是,我也从来不觉得香港人的英文好到哪里,从政府公文到地铁站的告示牌,冗赘而诡异的文句比比皆是。同样是前英国殖民地,大如印度小至千里达,都出过第一流的英文作家,而香港呢?大家想起的恐怕就是「中文唔系太好」的邓莲如了。好在吾道不孤,母校香港中文大学的高层也觉得中文叫人头疼,于是校长刘遵义「们」干脆鼓吹弃中取英,要求某些「普世性」学科以英语讲课,日后只有涉及中国文化的科目才能「尊享」中文教学的特权了。此议一出,校友自是哗然,莫非母校快要更改校名,变成「香港英文大学」?所以出现了「中文大学校友关注大学发展小组」,屡在报端撰文响应,近日集书一册《令大学头痛的中文》,痛陈利害,坚持「保育」中文大学的「集体回忆」。

读过各位师长校友的文章之后,我想起了因为英文不好常叫港人笑话的日本。这个国家很奇怪,说它的外语不行吧,偏偏它的外文书译得又多又快,即使大部头哲学经典如海德格的《存在与时间》也有五个全译本(反观英文至今只有两部),其他流行书籍就不用说了。可见日本人的外文水平绝非传说的那么糟。更有意思的是擅长吸收外来知识的日本学界在长期且大量的翻译积累上,渐渐形成了自己的西学传统,且在近年反向输出,远征欧美。单以研究马克思来说,日本就有好几个明星级学者,或者别有创见如柄谷行人,或者精于考证文献像广松涉,直叫德国同行恨不能通日文。日本的学术水平高不高?当然高!且看人家拿过几座诺贝尔奖。那么日本的大学都用英文教学吗?当然不!去过日本留学的都知道,他们的汉学研究水平整齐,比起许多中国同行还要严谨,但是班上的授课语文依然是日文而非中文。即便像医学等「普世性」学科,老师教书时说的还是日文。一所大学用什么语言教书,看来固然与它的学术水平之高下没有直接关系,恐怕也不是它能否吸引留学生的关键。香港大多数的中学一向号称是英文中学,结果教出来的学生既不能「尊享」中文,英文也上不了大场面。日后「中文」成了「英文」,效果实在令人担心。还好香港中文大学的校名不易改动,如果它真要变作「香港英文大学」,港大必定第一个出来反对。因为要是多了家「香港英文大学」,岂不显得「香港大学」可能是间说中文的大学。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