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大学有限公司

差不多三十年前,已故世的英国左翼史学大师汤普森(E.P. Thompson)把自己任教的「华威大学」(Warwick University)称作「华威大学有限公局」(Warwick University Ltd.),意在侮辱这所大学办得像家以牟利为目标的私人企业。

而三十年后的今天,全世界的大学都变得越来越像企业了,它们不会再觉得汤普森的说法是种侮辱,说不定反而以为这是句恭维,忙得真在自己的校名之后加上「有限公司」四个字。

说一家大学很像私人企业,指的不只是它把焦点从知识的追求转向知识的获利能力,而是一整套管理和监督大学的办法完全袭用了商管模式。一家企业的好坏,主要取决于它的管理做得怎么样,有没有一套评核雇员能力和提升他们水平的有效方法,当然还要看这家企业提供的服务与产品能不能满足顾客的需要。自从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开始,所有政府和其他非牟利部门也都开始学习商界发展出来的种种理论与经验,用管理公司的方式来管理一切组织。这就是「管理主义」崛兴的源头了,不在乎牟利与非牟利部门的分别,甚至也不问这些非牟利部门的本来目的会不会因此受到伤害。

最近围绕着教育学院的争论越演越烈。教院副校长陆鸿基声明,曾有高官要求他辞退四名曾发言批评政府的学者。如果这是事实,那就是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政治丑闻之一了。因为一个政府官员胆敢叫校方炒掉批评自己的教师,实在是最粗暴的政治干涉,完全视学术自主与言论自由如无物。

可是,在这种最明显的个别行为之外,大学的独立自主一早就被更有系统的措施逐步蚕食了,这些措施正是「管理主义」的结果。

首先,学生现在都不是学生了,而是顾客。为了衡量顾客们是否满意教授提供的服务,学校要求学生填写课程评估,而且还要计算一门课的学生人数是否过少,最后更要考虑一个教授会不会「肥」掉太多学生。结果教授们竞相开设容易吸引学生的科目,其内容越浅越好,如果教授识得栋笃笑那就更妙。至于成绩,当然得做到人人过关皆大欢喜。

至于学术研究,已经没有人想再写一部惊天地泣鬼神的经典巨著了,因为它花的工夫肯定比写一篇论文多,而得到的「评分」却不一定多得过一篇登在一级期刊的报告。许多大规模的研究为了迁就流行的评估模式,被逼要硬性砍成五六个阶段性项目,否则就拿不到钱。如果一个学者想要研究《红楼梦》,也得在一年前先提出自己的目的,说明研究《红楼梦》的好处,然后还要呈交中期报告,研究完了再交一份总结检讨。如此一来,说不定他交公文的时间要比看书的时间还多。

教学质量和研究水平当然重要,可是为此成立的管理模式却越管越过火,已经到了一个反过来破坏教育与研究质素的地步了。而这些管理工作大多操纵在一些行政专家手中,他们默默配合官方机构,一步步收束学者教授们的自主权,把大学都变成了大学有限公司。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