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西餐为甚么高级

孙中山贵为「国父」,其实是一个喜欢做梦的人,常常梦想未来中国的完美蓝图。他在《建国大纲》和《建国方略》这些著作里面不厌其烦地描述有哪些海滨城市可以建成通达百国的深水良港,有哪些河川可以建坝截流,又有哪些险阻万重的山区能够用铁路贯穿。很多人说他的构想尽是不切实际的乌托邦式空想,我却觉得他是个大孩子,就像在玩网络游戏一样,不亦乐乎地构建自己的幻想乐园。

然而,就在这一堆梦幻般的大型工程与政治建设之中,孙中山突然说起了吃。他说:「中国近代文明进化,事事皆落人之后,唯饮食一道之进步,至今尚为文明各国所不及。中国所发明之食物,固大胜于欧美;而中国烹调法之精良,又非欧美所可并驾。」然后他又接着写道:「昔者,中西未通市以前,西人只知烹调之一道,法国为世界之冠。及一尝中国之味,莫不以中国为冠矣。」看来,在我们放过洋浸过咸水的国父眼中,中国纵有万般不如人,起码饮食之道是要比洋人强的。

孙先生这个说法并非他的创见,许多那个年代的有识之士皆持此论。不少文人政客、商贾巨富,明明游历广阔吃遍天下,到头来还是觉得中菜吃得舒服。就和孙中山一样,对一代又一代的「海归」而言,中国似乎只剩下吃是可以自豪的。舶来品尽量从港口登陆,洋人的火车也不妨多用,政治、文化与经济更要向西潮学习,唯独中菜是中国人最后的尊严堡垒。

怪的是,这批满脑子西化思想但肚子爱国的文化人偏偏又着迷于西式餐饮。不只鲁迅等作家喜欢去泡老上海的咖啡馆;遇上特别重要的盛事,就连革命家也是去西餐厅摆酒设宴。例如周恩来,听说他的婚宴就是在广州太平馆办的。据我的外祖母说,她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结婚的时候,吃的也是「西式大餐」。既然中国菜特别棒,为甚么还要老去西餐厅呢?而且是在遇上大日子的时候去?

直到一代人以前,中国人都喜欢把「中西」两字挂在嘴边,比较文化就说「中西文化之异同」,比较政治就说「中西政治之长短」;彷佛这个世界除了中国就是西方,再无其他文化其他国族立足之地。中国人的饮食世界地图也是这样画的,例如孙中山,在他眼中不是中菜就是欧美的西餐,日本印度皆可置之不理。这样的世界观,这样的饮食地图,自然是片面偏颇。可是它们正好说明了现代中国的矛盾,一方面不能不承认西方的强势;另一面则仍然自傲,觉得举世除了西方列强,就数中国够威风了。因此他们才会一边继续把中国菜捧成天下第一,同时又衣装隆重战战兢兢地去西餐厅舞刀弄叉。

为了解释自己的矛盾,中国人习惯用一套简单的二分法去看中西食制的区别,例如「中菜注重口味,西餐讲究情调」。故此他们才能宽心地在求爱、结婚和圣诞节等特殊场合去一趟西餐馆,因为这都是注重情调的时刻,吃了甚么反倒其次。就算在改革开放前那穷苦的火红年代,北京的莫斯科餐厅不只照常营业,而且是许多人心目中的圣地。尽管这家全中国最有名的西餐厅的食物其实一点也不好吃,但有能力有办法的人还是以去得起「老莫」为荣,为的就是它的环境、情调以及陌生的用餐礼仪,这一切都让中国百姓觉得好「高级」。对了,西餐在中国人的饮食世界里不一定是美味的代名词,但它却一定是高级的象征。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