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曾荫权忘了谁是观众

事前大概没有多少人可以预料得到,在昨夜特首候选人问答会里表现比较好的竟然是梁家杰。

因为梁家杰一直以来予人的印象是木讷高傲而欠缺亲和力,并且在竞选期间犯下不少策略错误(例如在新春期间放假,白白把一段新闻空窗期送给对手独享曝光)。反观曾荫权,不只在近年做惯亲民骚,而且擅长使用市井民间的语言,又一直在「选战」之中掌握主动(如果你叫这做选战的话)。

其实这类电视辩论会无非也是一种表演,它真正的对象绝非在场的八百选委,而是电视机前数以百万计的观众。要评价谁的表现较好,当然是看谁更懂得表演。虽然曾荫权和梁家杰都不是久经训练的职业政治表演人才,都不能达到上乘的演出水平;但是相比之下,梁家杰无论在声线运用和手势动作上都比对手活泼而多样。曾荫权的言语和姿态则不只呆板,更呈现出一种古怪的分离状态。要知道一个人演讲其实是在同时使用两种语言,一种是嘴巴说的,另一种则用表情和肢体传达的。而演讲的基本要求是用两种语言必须传达同一套讯息,切不可口有口说,手有手动。曾荫权之所以显得较不自然,就是因为他没能统合这两种语言。尤其是在结尾总结的部分,他一方面像在背稿般地把话说得结巴拖沓,另一方面则总有手部动作与言语脱节的情况(例如在谈到官民紧密合作的时候,他的双手一早就先行紧扣了起来)。

更重要的问题出在当曾荫权花了太多时间去重复「务实」、「方法」和「合作」一类意义不大的套话,反而不及梁家杰的声势与平白。如果真是务实,何不趁机大谈自己政纲中有血肉的部分呢?

两个人的交锋看来就像立法会里的特首答问大会,一者主攻,一者主守;主攻的可以尽情表演,主守的却力求稳妥不出错。虽然曾荫权是早经御定的真命天子,虽然他是在竞选连任;可是只要登上了这个舞台,他和梁家杰就都是平等的候选人,都要争取观众认同自己的理念和纲领,都要在公众面前揭示对方的不足。然而我们只见梁家杰炮火隆隆(尽管有时显得无聊,例如在谈及建立金融中心的时候仍不忘高举空气污染的问题),却不见曾荫权反过来攻击梁家杰的政纲。

曾荫权有时候也会「暗寸」梁家杰几句,例如说他要是真想成为中国与香港的桥梁,最重要是「口里说和心里想的一致」。这句话对台下七百自己人来说或许很好笑,对电视机前的观众而言不只有欠风度,更有可能是一时之间听不懂的「injoke」。与其使用这类有骨暗藏的话,何不公开以实例举列梁氏「口不对心」的「往绩」呢?这就是曾荫权最大的问题了,他忘了一般观众才是这场骚的真正目标,不只眼睛要盯着镜头看,话更是要说给他们听。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