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请客吃饭的逻辑

假如有一个人约你吃饭,你实在没有多大兴趣,但又不好意思不去,结果虽百般无奈也只好赴会,那么你要如何避免还有下次的机会?你该怎么做才能不用在短期内再见到他而又不失礼数呢?其中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出钱埋单,把这顿他主动邀约的饭聚变成你的慷慨请客。如此一来就是他欠你一餐饭了,日后就算他再约你,你也可以问心无愧地藉辞推托,反正现下欠债的不是你。

如果你不怕心里不舒服,也不管这人以后会不会小看你,总之见他一次就算,绝对不要再有下回就行;那么你也大可反其道而行,愉快地让他去掏腰包。因为自此之后是你欠了他一餐,依据常理,他断不会不要脸地三番四次来电催促:「喂,你还欠我一餐饭。」(要是说得出这样的话,那一定是个不用闪躲的熟人)。于是你就能够厚起脸皮铁了心,让他痴痴地看着手机,直到世界末日。

当然,上述情况已经经过简化,我还没把双方的性别差异、年龄长幼以及地位的高下一一计算进去;假如顾及这些条件的变化,情形当然会复杂得多。然而这么复杂的道理,我们大部分人却用不着人教,也用不着看书上课,自自然然就在社会生活里学懂了。因为请客与被请的逻辑就是整个社会关系逻辑的一个切片,看一个人会不会「做人」,只要看他懂不懂请客就行了。

在同一个社会里打滚,我们会预期其他人也懂得这堆复杂的原理。比如说李嘉诚叫你出来吃饭,你觉得他会在饭后和大家说「不如这餐AA制」吗?当然不,因为大家都知道地位越高身家越厚的人就越该请吃饭。法国社会学大师莫斯(MarcelMauss)在他上世纪初的经典名著《论馈赠》里曾经力证,这套请客的原理不独中国专享,几乎全世界上所有文化都有「人情」和「面子」一类的观念;几乎全世界有权又有钱的人也都要负责埋单,而且他们是心甘情愿的,因为这么做才能彰显他们的地位,这是人类社会的不明言规则。

在莫斯引用过的例子之中,最有名的当属北美印第安部族的「夸富宴」(Potlatch)了。话说每年秋冬,各部落既然无事可做,就聚在市镇里大排筵席狂欢度日,有点像咱们过年。不同家族的酋长会轮流做东请吃饭,饭局上山珍海味毕呈自不待言,此主人家还要送给客人大量的金银珠宝,奇贝皮草。而客人呢,也不能空手赴宴,必得送上份量相当的礼物。为了显示身份,主人会源源不绝地回礼;再夸张点的话,更要当场销毁礼品与自己的财货,就像土豪用一迭百元美金点雪茄一样,意思是「这点小钱老子不在乎」。吃了人家一顿,其他家族当然也要回请,否则就会被人耻笑。为免辱没祖宗,回请时切记要吃得更豪华得更很。一个冬季下来,这些部落竟能把全年辛苦积累的财产耗尽一空,而最豪爽的那一家就变成地区上最威风的大人物了。

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少数民族的奇风异俗,莫斯说得很清楚,送礼请客一类的酬报心理无处不在,吃过人家的饭收过人家的礼自然要如数奉还(如果不是加倍的话),这是人际往来的义务,社会关系的基石。为甚么香港办婚宴「请饮」通常有钱赚呢?这是因为客人的「人情」加起来可能要比一顿喜酒的开销大。再看近来年年创下天价新标准的酒店「团年饭」,难道那不是一种现代中国版的「夸富宴」吗?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