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认识你的敌人

当我还在台湾念初中的时候,我就觉得马克思主义一定很有道理。不然的话,为什么政府一天到晚教我们反对马克思主义,却从来不说清楚到底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呢?问老师,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学校教育更总是重复「万恶的共产主义」这种无聊的论调。共产主义一定很有吸引力,马克思一定很有说服力,否则那些大人不会把这些东西藏起来。今天香港的孩子们会不会也有这种逆反的心理,感到禁忌知识的诱惑呢?香港有禁忌知识吗?有的,那就是台独了。遍观所有主流传媒,我们看得见陈水扁宣布台湾「只有统独问题,没有左右路线」的消息;我们看得见许多论者批判台独激进派的危险,或者客观分析台独对未来局势的影响。但是自从九七回归之后,我几乎没见过有人正面介绍台独的理据,更不要说肯定台独的主张了。

于是问题就来了。如今的学校教育流行讲通识,要学生「多角度」地批判思考,又要学生认识时实,还要他们结合两者,从不同的立场灵活地去分析时局。我很想知道万一有学子对台海问题有兴趣,想要「多角度」地去认识这个题目,他可以发现哪些角度呢?他会找到大量批判台独的文章,但他很难搞清楚台独到底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台独的由来。为什么一种那么愚蠢的意识形态在台湾还会那么流行呢?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相信这种被我们彻底否定的立场呢?虽然以今天的政治气候来说,学界的辩论比赛不大可能拿「台湾可以独立」做辩题;但是在反对一种主张之前,难道我们不需要先弄明白它到底是什么吗?我意外地发现原来用不着去台湾,香港的大型书店也有「台独理论大师」林浊水的著作。没错,台独也有理论。作为一种政治主张,它必须有坚实的理论基础,也要提出切实可行的方案。而民进党立法委员林浊水的《共同体》就是最新阶段的台独理论了。比起往昔的台独理论,这本书代表了一种很值得注意的新倾向,那就是不再关注台湾为什么应该独立的理由了,因为台独在台湾已经成为主流(至少有一半台湾人支持)。林浊水现在把重点放在台湾为什么还不能独立这个问题上,它是个在肯定了前提与目标之下的现实过程问题。因此林浊水可以轻松摆脱一些陈旧可笑的旧理论,比如说那种认为台湾人的血统混杂了南岛语族、荷兰人、日本人和汉人的基因,所以不同于中国人的「科学」说法。他也谈基因,甚至引述北京科研机构的发现,指出台湾人在血统上果然和中原汉人不一样;但是其立意不在于以此证明台独有理,而是为了反驳大陆官方那套「同文同种」的主流论述。其实所有对现代社会科学有点认识的学者都知道,「同文同种」不必然是界定一个国家的基础,否则美国当年的独立就很没道理了。因此林浊水提出了中华可以是一个文明而未必是一个国家的说法;也就是说台湾不需要「去中国化」,因为台湾的确是「华人文化圈」的一份子,但它仍然可以是个独立国家。看完这本书,我觉得林浊水确实提出了许多有趣的挑战;但他自己却没有好好响应台湾知识界中进步左翼的挑战。尤其是书名中的「共同体」概念,许多学者都曾指出这个源自李登辉「生命共同体」的说法其实和台独讨厌的「大汉沙文主义」没有分别,都是一种含混的法西斯意识形态,消弭了社会上各种具体的阶级差异,却代之以大而化之的国族神话。简单地说,台独正好复制了他们反对的大一统国家认同,这就是今天陈水扁否认左右路线之分的原因了。无论如何,这本书还是值得一读的。要反对你的对手,至少要先听一听他的意见吧?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