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婊子传媒何苦立牌坊

其实我很不喜欢「婊子」这个称呼,它贬损了专业的性工作者。但是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既要当婊子,还要立牌坊」这句话最适合来形容如今的传媒作为。

杨丽娟一家的追星悲剧全国关注,大部分传媒在处理这条新闻时都像在依循一套固定的「文法」,用许多照片去凸显杨的恍惚甚至痴呆的神情(有谁见过一张她的「正常」相片呢?),好证明杨丽娟果然有问题。当然也少不了要访问几个学者专家,分析粉丝的畸形心理,慨叹现代社会的变态。再正气一点的,更要煞有介事地找人撰文抨击过火的不正之风,推广「健康追星」(一个多么矛盾而奇怪的说法呀)。

这都是平常的传媒逻辑。遇到不正常的人物与事件,传媒总要细致地刻画它的不正常,也总要分析那不正常的原因,把一件怪异的事情变成一般人可以理解的故事。到了最后,为了顾及社会影响,传媒又要担当社会的灯塔,警告大家千万别滑向异常的深渊。如此一来,我们就又搞定了一桩热点事件,大功告成。

然而,居然有传媒出钱给杨丽娟,要赞助她再度来港,好替大家重演一出追星大戏。这岂不是要主动延续甚至加剧杨丽娟的异常状态吗?这岂不是在报道和模塑一件异常事件之余,还要参与它的生产过程吗?这些传媒一方面伪装成中立正派的观察者,不时还要提醒和导引读者;另一方面却唯利是图,不顾一切地牵着杨丽娟的手,教她继续扮好那疯狂粉丝的角色。这难道还不算「既要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吗(我要再次向性工作者道歉,委屈你们了)?

如果这些传媒帮杨丽娟和她的母亲筹措路费回家,那么我们还能说这叫做行善。如果它们要求沿途的独家采访权,这就叫做交易。如果它们主动出资请她再去香港见上刘德华一面,那就是诱导了。过去大家常说香港的娱乐传媒很烂,狗仔队横行,假消息满天飞。没想到现在内地媒体有过之而无不及,开始大张旗鼓地「策划」新闻。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杨丽娟已经沦为一个彻底的受害者了。她本来就要在镜头底下天天展示她的痴与癫,进入大家早就为她设定好的角色。然后还要接受随之而来的分析、检验和批判。这样的状态如今更要延续下去,供大家不断地再观察再检讨,与漫长的酷刑无异。当然,我们完全可以预知那批编辑和记者会怎么解释了,他们一定会说:「我们只是帮杨丽娟达成心愿罢了。」从山西的矿坑到广西的农村,天下人还有无数未了的心愿呢,真希望我们那些有同情心的传媒能够帮大家一一完成。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