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香港富豪难当

在香港当富豪真是越来越不容易了,你就看看龚如心逝世后的各种传闻吧。关于她那天文数字般的遗产背后却有一个美丽的故事,说是千亿港元会全数交给一个慈善基金会。当然,这个上过报纸头条,曾经叫港人振奋的故事用不着两天就被证实原来只是个美丽的误会。真正能够得到这笔钱的,据说是个丧礼之前绝不现身的「神秘人」。

这个说法,一开始是以小道消息的形式出现的,虽然很难证实,但却有很多人相信(或者是愿意相信),而且大家在街谈巷议的时候是越谈越起劲,越传越真实,彷佛这才是龚如心身家的天然归宿,再也用不着置疑。这不是一个有足够证据支持的说法,可却是最多人盼望成真的故事。

可是香港人还是善良的,而且对龚如心的印象不坏。所以他们才会希望一毛不拔、向以孤寒闻名的龚氏,其实是个饱遭误会的大善长,节俭了一辈子,又为了争产和家翁反目闹上法庭,原来这一切全是她的良苦用心,她积累这笔财富原来就是为了遗爱人间。假如这是真的,这就是一个活人版的煽情肥皂剧了,一个给人委屈误会了几十年的好人,终于有机会揭示真相,要人后悔,要人感动。我们都渴望见到如此赚人热泪的英雄,我们都希望这个英雄就是龚如心。

为甚么香港人会盼望龚如心是这样的人物?为甚么香港人对全球最有钱的女人会有这样的期得呢?这就是现在当富人难为的地方了。

曾几何时,香港人都觉得富商把财产传给下一代是天经地义的事,一个小孩含着金钥匙出生也从来都不是他的错。根据极端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的意见,发生在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之间自愿的财富转移纯粹是他俩的事,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干预,所以政府抽取遗产税是不合理的。要是换了从前,十个香港人里大概有九会赞成这套理论。但是到了真正减免了遗产税的今天,香港人却开始希望富商不要把钱全留给下一代了,而且最好都拿出来捐掉。

首先是全球头两位富豪做坏了规矩。一个比尔.盖茨事先声明不只要捐身家做善事,还要提前退休以企业家的精神全职服务亚非拉的病人。一个股神巴菲特,自忖对第三世界卫生状况的理解比不上老友,干不了盖茨干的事,所以决定把绝大部分的财富都交给他,让他全权挥舞。有了这两人和其他慈善家做榜样,老百姓看待巨富的目光自此就有完全不一样了。

更重要的或许是香港市民情绪的转变。从前大家几乎都觉得富人有钱怎样花都行,因为大伙相信游戏规则是公平的,你和我都有机会当财主,只不过你比我更有才华更加努力,所以我不得不服你。如今我们却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是否如此简单,担心自己会不会一辈子只为地主打工并且越打越没出息。于是我们对有钱人的要求就越来越多了,巨富动辄就被骂做寡头甚至奸商。他们想将遗产交给后人是他们的自由,只不过大家开始觉得有点可惜。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