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人格魅力」的除魅

政治家是可怜的,因为他的一切都属于政治。即便是他的休闲爱好,也要全部贡献出来。就以温家宝总理的日韩之旅来说吧,他必须把每日的晨跑变成一种软性外交,一方面要展示自己公职身分之外的常人生活;另一方面则要把自己所代表的国家人格化在自己身上,亲切地和外国百姓交流往来。在这种情况底下,身为一个常人的温家宝与身为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已经二合为一,密不可分了。这就是政治公关的一种常见手段了。

中国人很喜欢谈论政治,但内地传媒却又很避讳去谈领导人的政治公关,似乎一讲公关就是虚伪就是造作,冒犯了领导人的人格。与此相反,大家喜欢说的是「人格魅力」,一种玄之又玄,没人能界定清楚的特殊禀赋。于是一切在其他国家能堂堂正正地用公关技巧去分析的言语行为,到了中国这里就都成了与生俱来的「人格魅力」。最好的例子就是周恩来了,他大概是过去数十年里在国际舞台上表现得最出色的中国领导人,关于他如何在外交场合中坚持立场也不失风度地与人交手的故事,一直传诵至今。那些故事几乎都能用来当作传授政治修辞与谈判技巧的教材,但是无一例外地,这些故事的结尾总是「周总理的『人格魅力』再一次地折服了对手」。

这种说法不只无益于政治才能的专业培训,还反映了我们对于政治领袖的看法依然不脱老一套的圣君理想。根据传统,政治领袖虽然要精通法术势,但他到底是个「真人」,必须具备旁人所不及的上善性格绝世才华。而这些才华和性格是学不来的,因为它们是天生的。故此一个领袖愈有「人格魅力」,就愈能证明他果然天生就是块领导人的材料,而我们则注定要拜服在他的魅力底下。所以我们很容易有错觉,以为中国每一个政坛领袖都得是韦伯所说的「奇里斯马型领袖」。所以周恩来的外交工作为什么干得好呢?原来不是他的手段高超口才了得,而是他有「人格魅力」。为什么他有那么巨大的「人格魅力」呢?原来是因为他是个天生的领袖!

坦白说,温家宝在这趟外访行程中展现的技巧真是叫人叹为观止,不得不服。他一到日本就吟了一首自己创作的俳句,后来又跑去打一场棒球,立意要借着日本文化的骄傲与日本人最喜欢的运动,拉近日本国民与他的距离。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这都是精心设计的公关手法。可是在内地媒体的一片赞赏声中,我们却极难见到有人从这个角度入手分析。虽然有人已经说出了温总理是在搞「慢跑外交」,但就是不愿点到「公关」二字,反而还要再三祭出「人格魅力」这个中式政治语言。这除了是传统的心习限制,恐怕也和温总自己的行程主题有关。

温家宝的行程主题大抵可以用个「真」字总结,这是他反复强调的关键词。譬如那篇博得许多掌声的国会演讲,他就极为罕见地公开揭露整篇讲稿由头到尾都是他亲自操刀,以显其诚。更厉害的是他还把经历过抗战岁月的90岁老母亲也搬了出来,说自己演讲完毕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她,结果得到她的赞赏:「孩子,你说得很好,因为你说的是真话。」大家都知道,这篇讲稿对日本的态度相当温和友善,如果连一个面对过日军刺刀的老太太都说它真诚,那么它就真能代表中国人和平宽大的诚意了。此举不但突出了温家宝的温情,还强化了他真诚的形象。

每一个卓越的政治人物都该好好规划自己的形象,给它一个鲜明且有说服力的性格。身为一个政治家,温家宝选择的定位就是真诚。所以我们在电视荧光幕上看见的他总是面容诚挚,温情脉脉。他的韩日之旅也不脱这个基调,因此才能令人信服。想想看,一个人要是老开无谓的玩笑,突然之间却又态度诚恳地说起自己的母亲,这会是什么效果?他能够叫人信任吗?可见任何外交场合上的公关手法还是得建基在一贯的形象规划之上。

由于温家宝这么注重真诚,媒体就更不愿也不敢谈他的公关了。好像他的俳句不是刻意为日本而写,却是他一时的诗兴发作;又好像他打棒球也是出自临场的技痒,而非有备而来的筹谋。因为我们相信真心诚意和仔细的计算是彼此矛盾的两回事,互不相容。既然温家宝是这么真诚的一个人,他的一切言语行动也就都是「发自内心」的了,岂能让「公关」二字玷污?

问题是真诚就一定容不下公关吗?天生的性格与后来加工的形象设计就一定是矛盾的吗?从政有时候的确像是演戏,但这个戏也不能乱演,明明内向就不能强装张扬,明明木讷最好就别故作风趣。成功的政治家不该为自己规划一条违背自己性格的形象道路,相反地,他要在已有的基础上突出强项掩饰弱点。

所以我们不应该回避温家宝的公关策略这个话题,反而要从专业政治技巧的角度分析其得失。中国传媒更不应该以大而化之的「人格魅力」去把政治领袖的表现说得神乎其神,反而要采用一套现代的语言评论他们的政治手法。与其歌颂温总理的伟大人格,何不欣赏他的聪明与圆熟?别小看政治报道和政治评论的语言现代化,这也是政治现代化的一部分。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