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十博士大战于丹

最近中国文化界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叫做「十博士现象」,意思是动不动就有十个博士出来联名反对些什么抗议些什么。去年最轰动的是「十博士集体反对圣诞节」,十个来自不同名校的博士和博士生觉得现在的中国人太忘本了,通通跑去过洋人的圣诞节,很伤害咱们民族的感情和志气。今年比较出名的十博士事件,则是十博士联名写信给中央电视台,要求于丹「下课」(请注意,这是十个不同的博士。为什么是十个而非九个呢?我也不知道)。于丹是个传媒学者,但她讲的却是《论语》,在中央电视台的著名节目《百家讲坛》上讲了几集《论语》,结果一下子暴红起来,不只节目的光盘畅销,据节目讲稿写成的《论语心得》更狂卖三百五十万册!比起之前在同一个节目上说三国的易中天,她的人气有过之而无不及。

于是易中天曾经惹起的争议很快就招呼到于丹头上了。许多人说这批学者放着正经的学问不管,到电视台的节目亮相是好名媚俗。接下来就有人用严格的尺度去检查他们的一字一句,当然挑出了不少毛病,然后就说这是曲学阿世,毁了学术,荼毒众生。正好这两年又有所谓的「读经运动」,中华经典被捧得如天高,好些家长甚至送孩子到复古的私塾去穿「汉服」背经书(他们背的其实是三字经)。而于丹和易中天等人干的不算是普及经典,批评者说这叫做「庸俗化」经典。易中天还好,到底是史学家,「戏说」三国还不离本行;于丹可惨了,虽然拥有中国古典文学硕士学位,可你现在是个搞传媒的,凭什么学人家说《论语》?而且说完《论语》不算,还要再接再厉讲《庄子》。所以「十博士」急了,他们写信给中央台,要央视停止再用于丹,怕她这一路讲下去会灭了中国文化的精粹。平心而论,于丹讲课的确有一手,否则怎能硬生生把《论语》说成一个高收视率的电视节目呢?至于她讲出来的东西,大家当然可以不同意;我就嫌她将《论语》变成了中国最古老的心灵鸡汤,孔子成了一个印度Guru般的灵性导师。但是看事情要公道点,假设那三百五十万个买了她的书的消费者有一半真的看完全书,那就是一百二十五万了;保守地猜测,这一百二十五万读者里头又有一万人意犹未尽,找杨伯峻的《论语译注》回来细读原典。这岂不是让《论语》多了一万个读者吗?这还不叫普及经典?这还不算无量功德?观诸欧美日等地,用通俗写作手法甚至电视语言去介绍经典的,不只在所多有,甚至还发展成了一套专业。可是人家的学术界却很少有我们这么大规模的声讨运动,往往他们还要为之背书深表感激呢。因为这等于开拓了市场,替许多学院里无人闻问的专家找到了潜在的受众,是多好的美事呀。就算你觉得于丹版的《论语》错漏百出,违背了原典精神,你也可以为文反驳以正视听呀。例如我很敬佩的学者,北大的李零教授就在这一片热潮之中推出了他的《丧家狗──我读《论语》》,四百多页的篇幅一字一句地带着大家回归原典。「十博士」犯得着去叫人「下课」吗?很多人以为侵犯言论自由的只有政府官员,其实这样子写信向媒体管理层施压,要他们炒人,不也是侵犯言论自由吗?不也是用不合理不对等的手法去对付人吗?正如你要是不喜欢我写的东西,你可以用各种方法反驳我,大家理性甚或粗暴地争辩,但你能叫黎智英停我的专栏吗?不管你是胡锦涛还是十博士,二者的分别只在于权力大小,干的都是同一回事。身为博士身为知识分子,竟连这点粗浅道理都弄不懂。我外公生前一直骂我没出息,觉得我没念博士是他的遗憾。如今我可以把这批十博士那批十博士的檄文烧给他老人家看了。不读博士固然可惜,读了博士有时候更可惜。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