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特区和殖民地的分别

把香港特区与香港殖民地混为一谈是大逆不道的,因为它不只好像在暗示今天的香港仍然是块殖民地(那么谁是它今天的主子呢?),更危险地隐含了一条指向港独的道路。

且暂时放下这些过敏的政治眼镜,看清楚现实。现实是甚么?现实就是在现代殖民地史上,香港几乎是唯一一个没有独立,以「回归」的形式终结其殖民地地位的地方。现实是绝大部分的殖民地都要经过一个热烈、痛苦甚至流血的去殖运动;而香港却是在一夜之间,轻轻松松地,欢欣鼓舞地就完成了人家要花上数十年工夫的去殖过程。

由于殖民地的身份丢的如此容易,由于新的特区身份又是这么地唾手可得,所以香港人根本没有机会认真严肃地检讨过殖民地的意义是甚么。百年以来,纵有不少敏感的知识分子把殖民地当成一个问题,但这些问题意识从来都不是香港人的集体自觉,从来都上不了主流舆论的面。香港人的殖民身份不是透过自己的艰苦挣扎甩脱的,而是其他人替我们摘去的。因此香港人今天的身份意识总是要等人「教化」,而非自我觉醒。

当民意调查指出有百分之三十一的港人仍然想当殖民地子民的时候,我们必须搞清楚那些人喜欢殖民地的甚么,又怀念它的甚么。更重要的问题是,对那百分之三十一的香港人来说,殖民地到底意味着甚么呢?是一套政治制度?一种经济模式?还是一种生活方法呢?

说到这里,我们就会渐渐明白特区就是殖民地的意思了。那是因为在「一国两制」的安排底下,整套原有的殖民体制几乎原封不动地被照搬过来了。我们的政治制度除去换了一个行政长官之外,就没有甚么更动;我们的经济体系和市场更是被捧成香港之宝,完全没有变化的必要;至于我们的生活方式,那当然是「马照跑,舞照跳」了。所以我有点不明白那些怀念殖民地的人到底在怀念些甚么,只要睁大眼睛,他们就会发现九七没有带来多少不同。

从殖民地到特区,变的只是警帽上的徽章,变的只是旗帜等一切表面的修饰,所以我们的去殖才会来得如此轻易,所以唯一剩下的要点就是身份意识的问题了。对很多「爱国人士」来说,所谓殖民似乎就只是抽空了所有制度背景的认同意识;香港不需要放弃殖民地留下来的所有硬件,香港人只要换掉脑子里的软件就行了。故此他们那么执着地谈论着爱国教育的重要,好像教育就是去殖运动的全部。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判错了症。因为他们以为怀念殖民地就是怀念英国,现在的工作就是要转换这个思念的对象。大家都迷糊了,其实怀念殖民地就是怀念特区,因为我们根本活在同样的体制之中,并没走远。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