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把机场穿在身上

如果全世界的机场都越来越相似,那么机场商店里卖的东西又如何呢?

起初,机场不是一个做交易的地方,它只负责交通。虽然它们有商店,但这些商店卖的要不是一些土产和三流的纪念品(比方说印上了当地著名地标图像的T恤与匙扣),好让旅客在离境前还有为亲友搜罗手信的最后机会;就是烟酒、香水和化妆品之类的免税消费品。但是随着航空客运量的增长,超大型新机场的渐次落成,机场就逐步变成商场了。

商场化的机场就和机场本身一样,没有多少地方色彩,更谈不上性格,你闭起眼睛都猜得到里面一定有Dunhill、Hermes、Prada、LV和 Mont Blanc,也就是所谓的「世界名牌」。为甚么?我也没做过研究,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人都像我的朋友那样,要到了机场才有空购物。但是只凭肉眼观察,你也会发现机场中有这么一批商务旅客总是风尘仆仆地经常出差,四外奔波;还有一批口袋余钱多,不时就出境旅行的新富阶层,他们应该就是「世界名牌」的预定对象了。

比起日趋制式化的新机场和任何大城市都找得到的名牌商店,这群机场的常客不见得会更有性格。除去肤色、言语和国籍的差异,他们身上穿挂的东西在在说明了这群人的同构型。就从旅行箱说起吧,Samsonite、Tumi和Rimowa是最常见的选择,十个男人有五个穿上了Bally的皮鞋与皮带,五个女人里头则有三个使用LV、Prada和Gucci的皮包。其余一切,可以推想。

本来是为了树起地标扬举国威的新建机场,结果变成家族连锁店;原来是为了「穿出你自己」的风格化产品,最后成为全球中上阶层的指定制服;机场、机场商店、机场旅客与他们穿用的「世界名牌」共同见证了奥日(MarcAug é)所说的现代化特征,也就是没有特征。

与机场这类「非地方」相应的「机场时装」,同是脱离了文化传统和历史色彩的普世包装,只要够钱,谁都买得起,谁都穿得上。离开机场,我们还会看到这些穿着「机场时装」的人在城市中与城市间到处流动。他们和机场一样,是奥日笔下「超级现代性」(Super Modernity)的产物,没有过去只有现在,苍白干净如一具货柜箱;是全球物流交通承载的货物,也是全球物流交通的本质。他们不只出入机场,他们本身就是机场。

在这样的时代底下,根本就没有甚么「穿Parda的恶魔」,有的只是一大堆穿Prada的机场。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