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国际视野

香港真是个国际大都会,香港人都很有国际视野,街上随便一个小男生小女生都能告诉你哪一个名牌最近开了旗舰店,它的历史有多辉煌,它的设计师又有多传奇。了不起。那天和朋友聊起这个题目,他神秘兮兮地问了一个问题:「喂,你知道那些名牌的本地代理和公关平常都看些什么杂志吗?」。这我倒从来没想过,也不知他这一问是否另有玄机,只好老实回答:「不知道。怎么啦?」。他压低声线,似有天大秘密:「他们呀,最爱看的就是八卦杂志了,因为要随时搞清楚哪个明星的行情正在下滑,哪一个又有当代言人的潜质」。这个圈子我认识得太少,不知道这朋友的说法有多准确,但我相信事实并非如此。那帮人最起码要看许多国际潮流杂志吧,不吸收一点最新的生活时尚和设计口味,别说干不好这门专业,恐怕连同行见面也嫌话题不够。可是再想下去又发现了一个怪现象,原来本城的杂志市场和读者分类还真是楚河汉界,泾渭分明;看严肃时事财经刊物的多半不大碰时装杂志;而潮流生活杂志的忠实读者呢,你又总觉得他们不像是《经济学人》的订户。但其他地方好像不是这样的,例如上一期英国版的《GQ》就做了个英国财相Gordon Brown的专访,尽显这位下届首相人选大热门的宏图野心。香港同类型的男性杂志会去访问曾荫权吗?当然不会。

近十年来我们目睹了设计的热潮,设计师成了无所不能的英雄,大如城市小至牙签,没有什么是不能设计不被追捧的。就算出门在外,也一定要住进精心设计的「精品」酒店。《Wallpaper》是这股潮流的大旗手,虽然它的水平声势已大不如前,可还是有不少弄潮儿继续跟随。以我所知,这份杂志的本地读者一般是不会对日本自卫队感兴趣的,除非日本自卫队的制服是名师手笔。但是《Wallpaper》创办人TylerBrul却很想知道日本自卫队的虚实,所以他把新杂志《Monocle》创刊号的封面献给了这支亚洲最强的海军,甚至得到日本首相办公室的特许,深入采访海上自卫队的训练过程。第二期,他又和他的团队走到北欧,但谈的不是北欧设计,而是挪威的外交政策和能源问题。如果要打比方的话,这大概有点像《号外》的总编辑突然去了《信报月刊》上班。《Monocle》到底是本怎么样的杂志呢?同一期里它会分析伊朗总统的形象问题,介绍俄罗斯老工业城的新生,展示新一季风衣的选择,罗列里斯本「食、买、蒲」的好去处。你不妨想象一下,把《Foreign Policy》、《Fortune》、《Wallpaper》和《Wired》加起来会是什么模样?同时它又是真正国际化的刊物,虽然用的是英文,基地在欧洲;但从阿富汗电台播放的音乐到墨西哥新兴的港口城市,它都找到了专人报道。TylerBrul不愧是个杂志奇才,不只集合了一批高手打破传统的分类,政治财经文化和潮流共冶一炉;还在既有的范围里开发出全新的角度与题材。比如说财经,他们会采访国际武器展的主办人,讨论军火贸易的趋势。至于服装,他们会评论新西兰总理衣品味的政治涵义。这都是在老派财经新闻和潮流通信上看不到的怪主意。其实这份新杂志的读者老早就有了,那大概是一群既关心国际局势又追逐文化新潮的跨国飞机客。它最大的创意就在于划定了一个新范畴,集合了他们,用杂志标明他们的存在与身份。据说香港就快比得上纽约了,这种人自是不少。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