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可怜的艺人

英国首相贝里雅这个礼拜就要宣布下台时间表了,偏逢英国地方选举工党惨败,真是令人感慨。想当年他初任首相之际,是何等风光,何等意气飞扬,不只全国青年对其寄予厚望,连一批当时得令的Brit-pop中坚也都站到了他的身边,为他站台助选。

例如Blur的主音歌手Damon Albarn就曾是唐宁街十号的常客,帮助贝里雅建立了又酷又年轻的时髦形象。但是自从伊拉克战争之后,他就拒绝再和首相喝下午茶了,甚至还用一张便条作如此回复:「去你的!以后别再找我了,如今我已是一名共产主义者。再见,伙计」。

同一个组合,鼓手Dave Rowntree却有截然不同的立场,他不只继续支持工党,甚至还成了党员,参加地方选举,从一个乐手正式转行变为政治人。

这样的故事,我们不该再感到意外。毕竟欧美艺人关心政治甚至干脆参政的事迹已经太多太多了。

但是从香港人的经验去看,我们又会发现事情是这么地不合常理:因为在我们这里,所谓常理就是娱乐工业应该远离政治,艺人不该作任何政治表态。

除非事情牵涉到切身的利益,比如说要政府打击盗版和扶持产业,你才会看到他们成群结队地上街游行。

否则别说严肃的政治课题了,即便一般没那么「政治化」的社会运动,你也很难看见他们的身影,听见他们的声音(当然有例外,但也只属例外)。

可是不也有许多艺人协助政府拍摄广告甚至出席曾荫权竞选的造势晚会吗?但这种情况就和那些青春歌手去唱《基本法》的宣传歌曲,少年偶像演出选民登记的广告片一样,你不能预期他们真的了解《基本法》,也不能肯定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宣传的是甚么。

对大部分艺人和他们的经理人而言,用这种方法帮助政府不算「搞政治」,而是「为公益」。更露骨地说,这只是娱乐圈为了获得建制承认,甚至只是不想违背当权者意思的生存之道。

至于为甚么协助政府就是为了公众利益做善事呢?他们大概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这个圈子不鼓励政治思考,更加忌讳公开表态。盲目地协助政府并不算是一种政治行为,不经独立思考的政治活动又怎能是政治的呢?

自从早年左派影人在港宣扬爱国情怀、传达工人阶级的意识之后,香港就再也没有多少艺人群体自觉的政治行动了。

他们被全面地「去政治化」了,大多数艺人变成一种丧失了正常公民应有权利与能力的「次等公民」。我不是在谴责他们,我是在同情他们,因为他们也是被剥夺了权利的受害者。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