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迁拆滑铁卢?

今天或许就是决定皇后码头命运的日子了。

上午是立法会的工务委员会开会,看看该不该批准政府的拨款申请;好让它拆码头填海。下午则有古物古迹委员会的会议,三十多位委员要凭他们独立而专业的意见判定皇后码头的文物价值;假如他们认为皇后码头值得评作一级文物,那么政府就很难按计划动手了。各位尊贵的议员和委员应该如何决定?他们要考虑甚么条件呢?我谨提出一点让大家参考。

如今政府抛出了一个方案,说皇后码头可以另觅地点重建,很多人以为这就叫做保留了,大家也不再需要坚持原址保留不拆不迁。其实从现代文物古迹保存学的角度来看,重建和原址保留是有很大分别的。如果一座建筑物的审美价值很高,但所在位置的历史意义不大,在必要的情况底下,许多学者也会觉得另觅地址原材重建是可以接受的。不过,如果这座建筑本身的位置就是它最大财富的话,一般专业人士就会认为不只不能拆迁,还要尽量不去变动它周遭的地貌条件。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拿破仑惨遭败仗的滑铁卢战场,这片荒凉的土地没有多少耀目的建筑,但还是被保留下来了,既没有发展成市镇,也不能搬移。当然,我们很难想象有人会把这古战场的整片草地挖起,然后挪动到另一个地点对游客说:「这就是当年拿破仑战败的地方了」。

同样地,我们坚持原址保留皇后码头,并非它的设计有多出色,也不只是因为它和大会堂、爱丁堡广场等地形成了密不可分的空间呼应,而是因为它的位置就是英国女皇与先后九位港督登岸的地方。假如我们可以把它拆迁去内陆上的其他地点,再声称「这就是彭定康等九位港督初抵香港的码头」;那么我们也就能够随便在巴黎找块空地说它是滑铁卢了。

坚持原址保留不是甚么激进的死硬路线,坚持原址保留与重建修复的区别更不是混淆逻辑。恰恰相反,原址保留和重建修复是保存文物的两种策略,它们针对的目标和它们的性质是截然不同的。

各位可敬的立法会议员,各位独立且专业的古物古迹委员会成员,除非你们认为一座曾让九位殖民地统治者初次登陆的码头根本没有任何历史价值可言,否则你们是不可能相信重建能够代替保留的。滑铁卢战场可以搬来香港保留吗?不能吧。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