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读书

梁文道:中国没有禁书

(一)忘记常识,这是个虚构的世界 但愿我是一个推理小说作者,才可以换上另一个角度、眼光,甚至头脑,去理解自己身处的环境,替种种不可思议的怪现状找到一个合理的解答,并且活得充满趣味。 例如一家兼营出版业务的书店,从它的店东开始,一直到管理运货的店员,先后失踪五人。这五个人里头,有三个人是香港永久居民,在广东消失;有一个人是瑞典公民,在泰国失联;另有一个香港永久居民,最后被人看见的那天,是在香港公司的货仓楼下。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同一家小企业竟然在短短两个月内不见了五个人?若是按照最一般最合理的推论方式,我们一定会从这五个人的共通点着手,比方...

梁文道 X 贺卫方:我们为什么要读经典?

梁文道:非常感谢大家在这么热的夏天的下午来到751这个场地,《一千零一夜》,基本上是个读书节目,但这个读书节目是有限定的,一是在内容上,它是限定希望尽量读一些经典,说一些人类文明史上的经典。第二,这个限定是关于拍摄上的,希望完全是在晚上的公共场所,这个公共场所暂时是在路边,但其实将来还会有别的变化。 为什么要谈经典?到底我们所说的经典是什么意思?我们今天一谈经典,马上想起来就是四大名著,这些书我们将来有机会当然也会继续介绍。但是我常常想到人类经典的范围能不能够扩的更大一些,有些时候是地理范围的扩张。比如说我们接下来会推出的节目里面包括对日本的《源氏...

《开卷八分钟》新年正式停播

“每天一本书,只要八分钟!”这是凤凰卫视读书节目《开卷八分钟》的口号。谁也没有想到,2014年12月31日,2014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迪亚诺的《暗店街》和《缓刑》是《开卷八分钟》的绝响。 1月6日晚,《开卷八分钟》新浪微博账号“凤凰开卷八分钟”贴出公告:开卷八分钟停播了!是收视率还是其他原因造成这档读书节目停播,该微博账号没有做出回答。 从1月2日起就有观众开始在网上询问,怎么《开卷八分钟》没有播。到了1月5日周一,《开卷八分钟》依旧没有播出。节目可能遭到停播的猜测开始在网上多起来。直到1月6日晚,新浪微博账号“凤凰开卷八分钟”发布停播公...

梁文道:帝国的前锋

因为想多了解一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细节,我终于硬下心肠,拿起了T.E劳伦斯的《智慧七柱》,这本据说「名声在外,享有美誉,但很少有人读过的书」。今天大家谈起「沙漠里的劳伦斯」,或者「阿拉伯的劳伦斯」,往往会忘了他在中东地区所策动的那一切冒险,其实全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部份。而且这一部份对今日世界局势的影响,可能还要比一战在欧洲留下的作用大得多。美国战地记者安德森(Scott Anderson)在前年出版了一本非常扎实的专著《阿拉伯的劳伦斯:战争、谎言、帝国愚行与现代中东的形成》(Lawrence In Arabia: War, Deceit, Imperia...

梁文道:我必须正义(二之二)

点击阅读:《献媚与自限(我必须正义二之一)》 出于恐惧,为了自保,一个有权力的人会想尽办法堵漏,封掉所有可能酿成意外的东西,哪怕他了解那种可能其实小得不象话。出于恐惧,为了谋利,一个知名学者可以厚颜撰诗,极尽谄媚地颂扬今上,哪怕他的教养和直觉会告诉他,这是种多么丢人的事。这种情况这种人,我们一般都会说他们可笑而无耻,埋没真心,甚至丧尽天良。那是因为我们以为,就连他们自己也不会相信自己干的是对的,他们自己也不能认同自己所说的那些话。一个人的言行若是违背了他自己的信念与原则,这岂不是种道德的败坏?而且它还是明知故犯的道德败坏。任何人要是出了这种问题,恐...

梁文道:瓶中信

大陆三不五时就会有禁书的消息,今年夏天我就听过一则传闻,关于一部很受欢迎的史学著作(不是余英时先生的书,请勿误会),他们说那部书快下架了,要买得赶快买。起因是一封告状信,大意是控诉这部书扭曲国史,诋毁光辉悠久的五千年华夏文明。根据传闻,这封信写得很「左」,看得出是外行人手笔,许多内容都和当今史学界的认知相去甚远。例如中国信史的开端,那部书说夏朝的存在与否,仍有争议;这封信的作者就很不高兴了,觉得这些话非常恶毒,用心叵测。 有意思的是一封寻常告状信又怎能有那么大的威力呢,居然可以惹出这番小小风波?原来作者的身份不寻常,他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老科学家。...

梁文道:最后的月食,永恒的罗马(罗马的最后一日.下)

罗马开端容有疑问,但其末日却是个定数。就像许多大人物似的,出身寒微,没人在意,所以就连生日都不重要了;可等到他死,大家却都惊叹,那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呀。因此,一四五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是个永远被人纪念的日子。 末代皇帝君士坦丁与「新罗马」的建城者同名,但他没有任何得到「大帝」称号的机会,因为传到他手上的这个帝国,除了一大堆令人听得头昏脑胀的官僚头衔之外,早就只剩下一具败落残破的躯壳了。难得的是,在东罗马帝国的最后五十年里,王公大臣居然还在好整以暇地争夺那些毫无实质意义的空衔,为了名义上的高低勾心斗角,果然一副末世景象。好在君士坦丁是个非常出色的人物,斯...

梁文道:拜占庭的夜莺(罗马的最后一日.上)

始于一座城市的帝国,最终也终于回到了一座城市。 今天去到伊斯坦堡的游人,大概很难从这座天际线被呼拜塔勾勒出一道道弧线的城市,联想起那个曾经主宰过整个地中海世界的帝国。然而,在它刚刚被命名为「君士坦丁堡」的那段时期,这座城市的居民和统治者却十分认真地把它当成罗马来看。不只是绵 延数十公里的高架引水桥,不只是通往一切方向的石砌大道,甚至不只是那比老罗马城原版还要壮观的赛马车竞技场,他们还在这个新城指认出了罗马的七座山丘,以及一条他们居然觉得可与台伯河相比的小溪。罗马就像一个悬浮在天上的空中之城,是一个理念,一个至善城市的典型,如今离开了败落腐坏的意大利...

梁文道:罗马的第一天(天朝之四)

佛洛伊德曾经在他的《文明及其不满》里头以罗马模拟人类的无意识,因为这座城市几乎保留了过往的一切。西泽的殿堂,神庙的廊柱,以及石砌的大道,它们全都还在,只是残缺不全,成了遗址的废墟。在旧日的痕迹上头,又有一层层的积累,例如哥特人入侵时所留下的伤口,以及天主教华美无匹的教堂,每一个时代都并时展现于今人眼前。它们早都过去了,但它们的记忆却以物质的形式具体地活到了今天。这是一座搭建在空间上的时间迷宫,真的就像吾人的潜意识,充满了线索与谜语,似乎透露了些甚么,但又语焉不详,往日宫室的地基决定了后来巨厦的座向,后来的建筑又回头左右了我们对往日遗物的解读。这就是罗马,...

梁文道:没有出路的危机(天朝之三)

古代罗马的共和,当然与我们今日所知的共和国相去甚远,简单地讲,那是一种贵族共和,城邦内最有权有势的大家族共享政权,按照一定的游戏规则来分配和协调大家的利益,不由一人独大。又由于他们明白同乘一船,不可让它覆灭的道理,所以又有所谓的「护民官」,确保一般平民至少可以活得下去。于是这种和东方王权很 不一样的体系就一路摇摇晃晃,走到公元前最后一个世纪,西泽登上历史舞台的前夕。 德国史学家迈尔(Christian Meier)的《西泽传》是三十多年前的老书了,但至今仍有不可替代的权威位置。他这本书写得十分奇特,明明是想针对一般对上古欧洲史有兴趣的读者,但长篇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