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我执》

梁文道:追逐

曾经,所有沟通都是延滞的,都是过去的残响。交通愈不发达,技术愈不昌明,我们的沟通就离眼前愈远。因此一切情书都是 […]

梁文道:廷滞

在那没有电话、电邮,更没有手机的年代里,我们写信,并且由此感受时空的辽阔。空间的距离,时间的不测,全都体现在一 […]

梁文道:情书

影艺戏院结业,我当然会想起那些曾经轰动一时的旧电影,一上画就是六七个月。只有影艺这么小型的电影院才做得到这种古 […]

梁文道:狮子

以前读夏丏尊(弘一法师之出家),很是感动,心想若能见一挚友出家,那真是比参加婚宴还要欣喜。后来看过古苍梧写香港 […]

梁文道:风筝

我在一夜之内传出数不尽的信息,直到他回复,叫我不要再问下去了。诚然,我应该学懂等待的艺术,培养一种叫做耐心的植 […]

梁文道:光年

我愿意花多久的时间去等待一通或许得到也或许收不到的手机短讯呢?我又应该用多少时间去等它呢?日本动画家新海诚(M […]

梁文道:音讯

你愿意花多久时间去等待一通或许收得到也或许收不到的手机短讯呢?你又应该花多久时间去等? 据说文学力量亘古常新, […]

梁文道:偶像

我不嫉妒甚么。在复杂多变,即起即灭的各种情绪之中,我唯一缺少,或者找不到其对应物的,就是嫉妒。不嫉妒是因为富足 […]

梁文道:流星

流星来的时候,有人问我为甚么不许愿。 这些流星,这些陨石,大都是星系的标本。构成它们的成份非常原始,因为它们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