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信报

梁文道:上海情绪

几乎在每一个喜欢上海的借口背后,我都能找到讨厌她的理由。 饶是如此,上海神话不变,书店里还是有可以装满一整架的 […]

梁文道:灿烂的阴影

由于那么多人住在屋邨,而屋邨又已存在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所以它就成了一股庞大的集体记忆之所寄。九七前后,屋邨变 […]

梁文道:不可说

在我的朋友之中,张伟雄是其中一个电影看得最多的人。在看了不知多少部电影之后,他这么批评前两年人人赞好的恐怖片《 […]

梁文道:活着还是等死

什么是老人?我们可以从政府为单身长者设计的房屋里看出他们的答案。去年的十月十二、三日,房屋局副局长钟丽帼曾经在 […]

梁文道:镜头下的香港

并观胡恩威的《漫游香港》与谢至德的《近照香港︰定格路人甲乙丙丁》这两部摄影集,一个马上就会跳出来的强烈对比,还 […]

梁文道:杂种和英雄

我认识不少小孩幻想自己的父母是外星人,如此一来他们可就有外星血统了,十分之特别。比方说,我所认识的自己,小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