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信报

梁文道:经济城市要用政治团结

关于香港的最大神话之一,就是她是个「经济城市」,而且这个神话得一直延续下去,她该永远是个经济城市。中央驻港联络办公室主任高祀仁在七月十五日这么说,「香港是经济城市,不是政治城市,过分政治化对社会不利。」为什么过分政治化对香港不利呢?他没有正面解释,但他迂回地指出影响经济发展的言行不符合香港根本利益。也就是说很政治化的言论和行动会妨害香港的本质,香港作为一个经济城市的本质。原因是什么?他同样没有直说,不过他用另一番话来解释:「我们真心希望社会能一切从稳定出发,社会稳定了,大家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克服困难,纾解民困,改善民生。」「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生产力,...

梁文道:我的生活像条狗,但我不知道

近年来多看大陆的报刊杂志,真是愈看愈心惊。当香港某些报纸的国际版被「印度三角怪牛」和「哥伦比亚黑帮建十亩地皇宫」这类新闻霸占的时候,广州的刊物居然有动辄六七版的伊拉克现代史精要。如果你说这是小众读物也就算了,但它偏偏能销个几千万。 我知道香港还有不少精英,不看香港制造的本土货,只爱《金融时报》与《经济学人》。不过,现在的大陆杂志也很流行节译转载外国期刊重要的文章和消息。有些期刊每期还会辟出专版介绍各大国际性杂志的今期要点,除了《时代》和《经济学人》之外,往往还可见到《新国际主义者》等本地精英没有听过的刊物。当然,我们可以说在华人世界里面,香港精英的...

梁文道:上海情绪

几乎在每一个喜欢上海的借口背后,我都能找到讨厌她的理由。 饶是如此,上海神话不变,书店里还是有可以装满一整架的上海话题书,饮食、购物、传奇、小说、怀旧图集样样不缺,反映了华文出版市场以至于全世界对上海兴趣。在这样的环境底下,《香港一○一》的班底,李照兴、汤祯兆及黄志辉等人又炮制了一本《上海一○一:寻找上海的一○一个理由》。与一般的上海读物不同,这本图文并茂的大书可以说是包罗万有,十四个作者总共写下一百零一篇短文,收纳在九大范畴之下,举凡小笼包、卫慧、金茂凯悦、外滩、阮玲玉、《上海滩》、图书馆、大世界、复兴公园、高架桥、法国梧桐,通通都成为爱恨上海的...

梁文道:以故事解放儿童

在人的生命里,故事至少和食物一样重要。食物使我们活着,故事使我们有意义地活着。普遍以为泰利斯(Theles)是西方哲学之父,其实《神谱》的作者赫西俄德(Hesiod)可能更重要,因为他说故事。身为最早的神话作者,他用神话解释世界的出现,和我们如何出现在这世界之中。 有一种说法,认为儿童是天生的哲学家,他们懂得问很有创意的问题,也懂得很有创意地回答问题。如果从与故事有关的角度来看,儿童同样是哲学家,因为他们可以在故事里听到世界的多种杂音,辨认出成人听不到的音高;他们也能参与故事的制造,以一种未被发现的角度去解读和构成世界。在文明的源头,哲学家发现了故...

梁文道:重新认识中国历史

很多人念中学之后,就一辈子不再读历史了。有人可能是因为当年背诵年代事件过于沉闷,本来就觉得读史无非是这等记流水账的琐碎工夫,毕业之后更是忘了旧时曾经有过的一点好奇和遐想。好奇什么?比如我自己,小男孩的年代每个同学都是军事迷,最爱看书上跟战争扩张有关的部分,男性劣根高度发达。读到卫青、霍去病扫荡匈奴,必向往之,但仍有疑惑,不知这些所谓用兵如神的名将,是怎么个神法,那些兵又是如何行动,怎样组织。可这种少年的好奇于考试无益,很容易就在营营役役的长大过程里磨平耗尽。 历史常有新发现 也有人以为历史是过去的事,既已发生,就不会再有什么新的发现,所以念过...

梁文道:灿烂的阴影

由于那么多人住在屋邨,而屋邨又已存在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所以它就成了一股庞大的集体记忆之所寄。九七前后,屋邨变成许多人的创作题材,他们用电视、电影、录像、漫画、装置、摄影、小说、散文甚至学术论着来整理、分析自己的屋邨经验,说一种香港故事。漫画家杨学德的第一本书《锦绣蓝田》,是另一本回忆屋邨生活之作,他在这本书里可画出了什么新的角度、新的体验? 为之写序的作家潘国灵看出了这本书的阴郁,但他解释之所以有这股阴郁,是「因为已经失落—一整座屋邨,连带一个年头的人事情怀」。若然如此,这部《锦绣蓝田》不外是另一怀旧之作罢了。因为一个住过那么多人、为那么多人(包...

梁文道:基本科学常识试验器

虽然我不订阅《科学人》(Scientific American,此处采台湾版中译刊名),也不会每个月定时去杂志档找它,但只要有机会(例如上机前要买本刊物解闷),我还是会拿一本好好从头看到尾。 起码的科学知识 这个习惯来自许多年前看到人类学宗师利瓦伊史陀的访问,大师说有一本杂志他是每期都看,而且尽管并不都懂,但还是会把它整本啃完的,那就是《科学人》了。在隔行如隔山的学术界里,这位开创一代风潮,影响遍及人文社会科学历数十年而不衰的老人家认为,不吸收点最新的自然科学讯息,是很容易变得固步自封,脱节于时代的。那篇访问针对的是比他年轻一代的挑战者如德里...

梁文道:感性营销怎样创造世界

近年来最流行的概念之一是「感性」,高比(Marc Gobe‵)的《高感性品牌营销》(Emotional Branding)是高举这个概念的成功之作,据说英文版已经很好卖,中文译本一到香港更是迅速清货。高比是世界十大品牌形象创造公司之一的d/g*顾问公司的总裁,他的作品包括可口可乐、IBM、Godiva、Reebok、星巴克、兰金化妆品和吉列刮胡刀等经典品牌,可谓战绩彪炳。这些牌子的成功就在于这本书的主题—感性品牌营销。 其实,这已不是什么全新的东西了,讲的无非是今日消费者都成了感性消费者;所以Levis能够在芸芸牛仔裤品牌里享有独特地位,靠的不只是...

梁文道:不可说

在我的朋友之中,张伟雄是其中一个电影看得最多的人。在看了不知多少部电影之后,他这么批评前两年人人赞好的恐怖片《鬼眼》(The Sixth Sense):「一部不能让人事先知道其结局的电影,好极有限。」同样的道理,也是我个人评价一部小说的标准。小时候看小说,往往还看不到一半就先跳去最后几页,先搞清楚结局。老师知道了,就教训我不懂读小说的规矩,徒然浪费了作者的苦心,言下之意是我很没文化,光想知道故事的结果。其实,我又是给那些小说的头半部闷得发慌罢了。后来我依然有这个习惯,并且坚持「不可事先张扬结局的小说好极有限」的看法,于是又让一个小说作者摇头,说我不懂得跟...

梁文道:读四大小说可以成功致富

商务印书馆以粉纸精印《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和《三国演义》等中国「四大小说」(或者有人干脆说是「四大名著」),而且配上彩图,据知是为了吸引新一代年轻读者,可谓悲壮之举。其所以悲,是这昔日小儿在父母师长严严监控之下还要躲在床铺里看的闲书,今天竟成了出版商要想方设法为它增值以添诱惑力的课本;其所以壮,乃明知这几是不可挽回的局面,还要耗本钱这么干下去(虽然销量可能也会不错)。 古典小说在中国的地位变化有多大,看清儒顾亭林这段常被引用的话就知道了:「小说演义之书,士大夫、农工、商贾无不习闻之,以至儿童、妇女、不识字者亦皆闻而如见之。是其教较之儒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