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开卷八分钟

《开卷八分钟》新年正式停播

“每天一本书,只要八分钟!”这是凤凰卫视读书节目《开卷八分钟》的口号。谁也没有想到,2014年12月31日,2014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迪亚诺的《暗店街》和《缓刑》是《开卷八分钟》的绝响。 1月6日晚,《开卷八分钟》新浪微博账号“凤凰开卷八分钟”贴出公告:开卷八分钟停播了!是收视率还是其他原因造成这档读书节目停播,该微博账号没有做出回答。 从1月2日起就有观众开始在网上询问,怎么《开卷八分钟》没有播。到了1月5日周一,《开卷八分钟》依旧没有播出。节目可能遭到停播的猜测开始在网上多起来。直到1月6日晚,新浪微博账号“凤凰开卷八分钟”发布停播公...

梁文道:《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二)

我们今天继续跟大家讲讲,我们昨天开始跟大家谈的《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接上我昨天讲的。 拉班·扫马是有名有姓的第一个到达欧洲出访的一个中国人,那是元朝的时代,是忽必烈的时代,也就是说我们中国早在忽必烈的时候,就有一个逆向的马可波罗从北京出发,一直去到了欧洲,到过罗马,见过教皇,见过法兰西国王,见过英国国王,有这么样的一个大人物,为什么我们中国人都不知道呢。要说这个问题 呢,首先就得从他的名字开始讲起。 今天很多中国读者,一遭遇到这样的一本书,一看到这么多人讲这个事的话,像今天我跟大家介绍的话,首先大家想起来问题就是,拉班·扫马他怎...

梁文道:《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一)

有人建议,不如我们在 这个节目里面,多做一些比较流行的时下畅销的书给各位。但是呢,我不是对任何的畅销书都有歧见,只不过是因为有时候我觉得一些大家可能没听过的书、很冷门 的书,你仔细去看一看,或者随便翻一翻,你会发现它能够起到颠覆你的世界观,能够冲击你既有的常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书,我们拿出来跟大家介绍的话,那岂 不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吗?要比起跟大家介绍一些也许大家随处在任何地方,都能够分方便的找得到、看得着的一些的市面上常见的书,或许意义会更加重大。比如说 我今天给大家介绍这本书,叫做《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 大家听过这本书吧?没听过没关系,...

梁文道:《搜索引擎沒告訴你的事》

互联网的出现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好处,比如说我们现在在手指的跳动之间,就能够迅速掌握世界各地所有的资讯跟知识。理论上讲,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应该比我们的父母那一辈更准确、更全面的认知到了这个世界了是不是?情况不一定如此。 好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个文章,那个时候还是大家在写博客,在论坛上面吵架的年代,我就说当时我观察到一个现象,这个国家,其实甚至全世界,大部分 人常上的那些网站、论坛、博客群来来去去也就是那几个。我们为什么会上那个地方,是因为我们觉得大家志趣相投,如果是跟政治相关的时候,就是说它的政治立 场跟你相似,比如说有的人就喜欢乌有之乡,有的人就喜欢凯迪...

梁文道:香港人真是爱革命(《港澳档案中的辛亥革命》)

在十多年前的时候,我读一些很奇怪的革命历史的书籍里面,慢慢发现原来香港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时候,真的是个很独特的环境。那个环境原来是跟整个东南亚的革命情势有关,我讲的可还不只是辛亥革命。包括越南的独立运动,他早期很多成员都在香港活动,应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越共的第一次党代表大会是在香港召开的。然后菲律宾它的很多的独立革命运动的英雄人物也都常常躲在香港或在香港筹划菲律宾的革命事业。当时在夏威夷也有一批人是希望夏威夷独立的,那批人也常常在香港活动。可以说香港真的是一个反动颠覆基地,更不要说是后来的反满革命。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本书,叫《港澳档案中的...

梁文道:《推土机前种花》(+续)

学者阿巴斯他曾经形容香港是一个消失的空间,什么叫做消失的空间呢?就是这个城市很奇怪,你很难在里面看到一些老的建筑物,老的房子或者一个老的街区,因为它总是不断在拆,它不断在拆,平整出一片新的地皮,然后再盖一些更崭新、更高的楼房,一起把这个楼市推向更高点。 我们都知道香港的地产业非常蓬勃,香港的金融业在很大程度上是跟地产业挂勾,而香港政府的主要收入也是来自于卖地的收入。那么在这样的一个结构底下,我们当然有很多老房子、老建筑要拆,那这些老房子、老建筑要拆,过去的名义就是说因为你这个房子老了,年久失修了小区败落了,要重建它,来活化它。 但是,事实上过...

梁文道:《就系唔帮衬地产商》

前天跟昨天我们都提到香港很多老地方,把它拆掉、平整掉,把老人家他们给赶走,老街坊散掉之后,这个地方能干嘛?能盖新房子,盖新房子那大家都能赚钱了,香港最赚钱的行业,当然就是地产业,而这些地产商其实真正赚钱的地方还不只是做地产、卖楼这么简单。 以前我曾经跟大家介绍过一本书叫《地产霸权》,这里面就提到了你在香港活一天,你很难不让这些大地产集团赚钱。为什么呢?理由很简单,你住的房子很可能是他们的,然后你住在这里面你会发现,你用的电话服务、电话线也是他们供应的,然后你在香港看几个电视频道,这个电视频道背后也是他们的。 然后你现在比如说要出门搭公交,这也...

梁文道:《为当下怀旧》

我们知道这几年香港非常流行一个字眼,叫做「文化保育」。什么叫「文化保育」呢?这个所谓的「文化保育」并不只是一般所讲的古建筑物,有历史价值的一个街道的保存,而且还包括着,比如说整个小区,或者某些地标,跟它背后的形成的整个社会上的一种连结的、整体的保存。那么这样的一个保存的运动,它发生的背景是怎么样的,而这样的运动,它之所以出现,又会为香港带来什么样的新的面目跟变化,还有一些思考的机会呢? 我今天给大家介绍这一本书叫做《为当下怀旧:文化保育的前世今生》,它的作者是香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学系的讲师叶荫聪。叶荫聪他身为一个经历过文化研究洗礼的人,他是做文化研...

梁文道:《波希香港 嬉皮中国》

前阵子在北京有这么一场香港艺术家到北京搞的交流活动。在那个活动里面,我们香港去的艺术家显得好像很没出息。为什么呢?就像北京的艺术家艺评人所说的,香港的艺术好像怎么几十年如一日,当年很前卫很新锐跟先锋,现在看起来好像还再搞那一套。这一点我非常明白,为什么呢?因为所谓的创新,所谓的前瞻这些东西,有时候作为一个艺评人的经历使我了解到,这些东西与其说是艺术家自己做出来的,倒不如说是艺评人帮忙说出来的。 也就是说你需要一套论述去告诉艺术家,你该往那里走,甚至告诉艺术家,其实你已经走到哪里去了。而香港最缺的就是艺评人,而香港的艺术家最缺乏的就是诉说自己作品的能...

梁文道:《香港已成往事》

香港这个地方住了不少台湾来的女人,她们或许现在还在,或许已经走了。而这几个台湾女人,我所认识的台湾女人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非常有学问,非常能言善道,而且非常会写。没错她们都是一些作家。最有名可能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龙应台,除此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一些台湾女性作家在香港居住过或者仍然住在这里。 比如说也常常上我们凤凰卫视亮相的江素惠,江素惠过去是做过光华新闻文化中心的主任,接着她而来的就有台湾非常著名的小说家,非常著名的作家平路。平路在香港做台港文化交流机构,光华新闻文化那几年,干出不少好成绩。不过很可惜,我很少参加她们的活动。因为我平常很少在香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