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明报

梁文道:辛亥百周年--去南方

一九八九那一年,中央电视台以六集《河殇》震动了不少大陆青年。就连香港也有一些知识分子受到感召,热热闹闹地谈了一阵子「黄土文明」与「蓝色文明」的分别。回想起来,那套纪录片的主题其实简单得很,无非就是指出中国人总是背对海洋,面向平原,一天到晚念念不忘黄河这条「母亲河」,结果闭关自守,困处黄土之中,成了一个封闭保守的内陆文明。 只要转身一看,我们不难发现大海之外别有洞天,那便是开放大胆,冒险进取的欧罗巴「蓝色文明」了。我还记得其中一集谈到了深圳,称赞这个新生特区的实验精神,宣称邓小平的伟大眼界总算「终结了几千年来背向大海的历史」。 说来奇怪,当时我...

梁文道:光明、慈悲与和平

一、光明 他们说得都对,诺贝尔奖的确没有什么了不起。凭什么要让一帮北欧人来替全世界决定谁是全世界的学术英雄谁又是对和平最有贡献的人呢?这实在没什么道理。他们说得对,任何奖项都是有立场甚至有偏见的。所以沙特当年拒领诺贝尔文学奖的其中一个理由便是:「诺贝尔奖本身并不是西方集团的一项文学奖,但它事实上却成了这样的文学奖」(顺带一提,沙特也曾声明不愿接受苏联主导的「列宁奖」)。所以我并不想争论刘先生到底值不值得拿诺贝尔和平奖,他这个奖拿得有没有意义;也不在乎这到底是不是像外交部发言人所说的,乃是「对诺贝尔和平奖的亵渎」。 其实,假如我生活在大陆的话,...

梁文道:有人在「反高铁」吗?

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我人在北京。想起第二天搭机回港,不免就要感到一丝轻微的痛苦。航程3 小时半,加上前后的陆路交通,和入关候机的时间,足足就有8 个钟头那么多了。我每个月往返北京一趟,每趟来回要在交通上用掉16 小时,假如有更快捷更方便的方法,那该有多好呢?不过,要是这个不知为何物的新方法必须耗用大量公帑,甚至还要一些在老家住了几十年的人连根拔起,我就得想想它到底值不值得了。比如说我这种人所带来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果实能不能惠及所有受到影响的人呢?他们的最后所得又能不能弥补他们将要失去的一切?如果我辩称那套新的交通方法可以为大家带来「长远利益」,我是否有责任说...

梁文道:村民公审甘乃威

虽然香港自诩为「亚洲国际城市」,但它在很多方面其实更像是一座包裹了大都会外衣的小农村。虽然我很不愿意用陶杰常讲的「小农DNA」去形容香港人的某些习气,但又不得不承认,起码在甘乃威「求爱不遂」这件事上,我们的表现实在很像文学中所描写的那种封闭而遥远的农村。 逼甘乃威辞职 影响公众利益 这座城市有许多甲级写字楼,还有更多的疑似豪宅,但它的700万居民却有着相似的喜好、相似的口味,而且就连看事情的方法也都一样,完全说不上「多元」与「开放」。所以无线电视翡翠台可以继续稳占全港电视收视率之冠,而且持续制造一出又一出的家庭伦理剧,和大家探讨某一个坏媳...

梁文道:学习当国民── 十一再谈乌鲁木齐记者遇袭案

今天再谈香港记者新疆遇袭事件,似乎有些过时,而且不太配合国庆的欢快气氛。可是我以为正正是要在10月1日这一天去讨论那场事关「香港人的言论自由」的意外,才更能突显它的意义。 事件的核心意义:港人的价值观遭到挑战 首先,让我们重新检讨「香港人的言论自由」这个古怪的说法。我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热心人士会把替香港记者争取公道的行动看成是「捍卫香港的言论自由」的圣战?香港记者在香港以外的地方被人怀疑藏毒,在香港以外的地方被人无故殴打,这是在践踏言论自由?还是又是践踏了香港人的言论自由呢?日本记者近日在北京采访也遭到了武力对待,日本人是不是应该跑到中国来...

梁文道:达赖访台,陆续有来

一位大陆网民在一则达赖喇嘛访台的新闻后面跟帖﹕「我真搞不懂,一个中国人来到中国的土地有什么问题呢?」理论上,他是对的。如果西藏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么达赖喇嘛当然就是中国人了(哪怕他不承认也无济于事)。同时,台湾也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达赖喇嘛访台就是一个中国人访问中国;这怎能说是错事呢? 批不批准达赖入境 是当权者的两难题 然而,政治现实和描述政治现实的语言总是比这么简单的推理要复杂一些,要奥密一些。例如「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虽然,湖南、山东、陕西和北京都绝对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我们从...

梁文道:基督不丢石头

恩福堂的苏颖智牧师认为如果在《家暴条例》加入保障同居同志的条文,会造成「艾滋病增加」,大学生毕业后当「性奴」,甚至成为「养鸭一族」等种种恶果。他是一位基督徒。黄毓民议员在网上电台狠批苏牧师「是癫的」, 「变成了拉登」。他同样也是一位基督徒。基督徒并不是铁板一块,围绕《家暴条例》的争论自然也不是基督徒与非基督徒之间的斗争。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某种右翼分子俨然成了主流基督教的代言人,他们又为什么能够如此顺利地把在美国用过的那一套战斗语言顺利移至香港。 曾被《时代》杂志誉为「美国最好神学家」的郝华斯(Stanley Hauerwas)并不是一个激进派。多...

梁文道:不要议会,我要专家(香港的理性二之二)

香港立法会终于援引了《特权法》,成立委员会调查雷曼兄弟迷你债券事件。诚如许多评论家所说的,这个举动不一定能帮助受害的市民尽早得到赔偿。可是比起「证监会」和「金管局」这两个部门的工作,立法会的调查却有很不一样的意义,因为它将曝光许多银行界的运作内幕。所以,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银行界里头的人,都很担心此举「会影响国际投资者对香港营商环境的看法和信心」。 其实,包括美国在内的不少国家议会,都曾传召包括银行在内的商营机构,迫使他们向民意代表全盘托出自己公司和行业的运作方式与数据;为什么他们就不担心自己的营商环境会受到影响?不害怕国际投资者对本国失去信心呢?...

梁文道:理性与感性(香港的理性二之一)

曾荫权在宣布收回「长者津贴」资产审查的措施时,他不承认自己原来的建议太过草率,更不以为其中有什么原则上的错误。相反地,他仍然坚持在增加「长者津贴」的同时附设资产审查的做法是「理性」的;如今,他只不过是屈服于民间「感性」的压力罢了。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评论家那么多的学者提出了有理有据的论点,他却仍然坚持那都是「感性」的声音? 为什么他和他的下属没有正面响应那些论点的态度反而就是「理性」?到底曾荫权所说的「理性」是什么意思呢? 「理性」是这样子的:如果一个人要接受政府给予的好处,那么他就先得证明自己确实值得领取这点好处。套一句近年常常用在「综...

梁文道:满街孙子,但是找不到阿爷

对香港最有影响力的政党一定是中国共产党,偏偏它是一个没有在香港登记注册的组织,而且就连一个可以通讯查询的电话也没有。如果香港社会还有什么「深层次矛盾」的话,这就是其中一个了。 「同阿爷好熟」的李大壮 梁刘柔芬等三位议员宣布退出自由党,自由党的泡沫化在所难免。一个曾经令某些人寄以厚望的政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原因当然很多,但它的导火线明显是本届立法会选举的失利。自由党前主席田北俊曾公开声称「中联办」介入选举,把他们的票源分配给对手,导致该党地区直选的全面败北。然后大家又看见据称「同阿爷好熟」的李大壮跑出去向田北俊叫阵,把一淌浑水愈搞愈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