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读书好

梁文道:长江到底向东流--专访贺卫方

有天我在报纸上看见介绍中联办郝铁川部长的一篇文章,说他曾经是大陆法学界中出了名的「开明派」,与贺卫方并称「南郝北贺」。应该是我孤陋寡闻,「南郝北贺」这个说法我从来没听过,但我知道他俩是不错的朋友。然而,这一对知名法学家后来的际遇却是多么地不同啊。 郝教授弃学从政,当年就在法学界内惹起过一小阵子议论。但大体上仕途顺畅,现在是香港人都很熟悉的脸孔。至于贺卫方,早年就和郝铁川一样惹火,后来更曾在一次会议里面挑战共产党的法律,质疑它为甚么不去注册……终于,他先是在转任浙江大学的时候「出了意外」,被迫回到北大(结果北京圈子里的朋友都笑他之前骗了大家一整个月的...

梁文道:与周保松对谈--大学的价值

周保松是我的老同学,不仅在同一个系上课,而且还一起拜在石元康教授门下攻读政治哲学。只不过他是一个比我好得太多的学生。当年我读了四年硕士都没念完,他却在硕士毕业之后跑到伦敦政经学院取得博士学位,然后回到母校任教政治与行政学系。 可是换个角度看,他却又是一个十分反常的人。原来他本科念的是工商管理,一个人人称羡的热门行当,前途不可限量;但他竟在大三那年忽然转系哲学,一个在另一种意义上「前途不可限量」的学科。不只如此,他从大一开始加入《中大学生报》,写一大堆批判校方、批判主流社会的文章,这也是一般工商管理学生不会干的事。 最神奇的事还在后头。始执教鞭...

梁文道访问卢玮銮:关于香港──我知道得愈多,就愈有感情

说来惭愧,直到访问卢玮銮(小思)老师这一天,我才首次拜访中文大学图书馆的香港文学特藏室。亏我老说自己热爱香港的历史、香港的文化,却一直错过了这个全世界规模最大、收藏最丰富的香港文学宝库。这里不只有齐全的藏书与期刊,还有大量的剪报、手稿和各种类型的出版物。对于爱书人来说,此处别具意义,因为它是一位特级书迷的毕生心血。 卢老师真不愧是新亚传人,对文化、对教育总有一份温情与敬意。你不用上过她的课,也能在她的散文里感到一个为人师者的真实存在。你读她编集的文选、浏览她那浩瀚的藏书,便知兴灭继绝之不易。 她一辈子买书剪报做卡片,退休之际再把它们全部捐出,...

梁文道:《读书好》30期量身阅读计划

Toyoo : 最近收到许多大陆读者的来信,可见我们的刊物原来已经跨过深圳河,透过网络传入大陆了。不过有些读者提到的问题已经是老问题了,我在此答过多次,就请恕我暂不重复,有劳各位在网上看看过期的杂志。 其中一位读者问了一个很多爱书人都想知道的问题,但我好像一直没有机会在此答复,那就是在香港买书何处去了。 坦白说,近年我在港时间不多,平日又忙,早就没有那么多的闲功夫去开发新书店了,所以来来去去还是逛那几家去惯的地方。另一方面,由于香港的租金实在太贵,许多我以前常去的书店也撑不下去关门了。所以我只能在自己的有限行动范围里挑出以下几家: ...

梁文道:文字难民论

雄壮.温情.冷酷 在香港,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愿意称自己为作家。在香港,说自己是作家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不是怕被人耻笑,不是怕别人说你在做一份没有收入的工作,而是你会觉得,要去宣称自己爱好文学、爱好写作,本身就是难以开口的一件事。这种难以开口并不是怕别人看不起你,而是我们不喜欢过度张扬。 我们还需要一点香港的感性,这跟两岸三地的不一样。比如说,大陆的感性是昂扬的,是很激烈的。有一次我搭飞机从贵州飞到北京,坐在我隔壁的看来是个很有权力的人,飞机快要降落的时候,他的手机就响起了,电话一拿起来他就说:「哦,怎么啦?没甚么事干。出租楼房,买了块地,那么,...

梁文道:不只反高铁,而且反殖民——与罗永生对谈

香港「八十后」的反高铁运动声势浩大,影响甚至比政党发起的五区公投还要深远,还要引人注目。有这么多人谈论它,分析它,我们却独独找来岭南大学文化研究学系的罗永生和大家一起研究它的意义。因为他不只是学生运动的老鬼,还长期关注香港社会运动的变化;不只是因为他的前作《殖民无间道》是不少参与这场运动的知识青年的必读书,更因为他在新著Collaborative Colonial Power: The Making of the Hong Kong Chinese中提出了非常重要的「勾结合谋」式的殖民权力。这种「勾结合谋」的殖民体制岂不正是反高铁运动所反对的「官商勾结」...

梁文道:《读书好》28期量身阅读计划

樱桃小粒子: 说来也怪,虽然我念哲学出身,并且直到今天也依然以哲学为日课,但却极少在自己的节目和书话中介绍哲学书。或许是因为自己把哲学当成了终生的志业,深知其博大精深,反而就不知该怎么教人从浅处亲近它了。就算偶而藉着一些小说去阐述某些大哲学家的观念,也发现它还是很难用老妪能解的语言与短暂的时间就说得清楚。所以我很佩服一些写得好的入门书,它们的作者往往都是当行的大学者,懂得该门学科的全部宽度和惊人深度,然后才能以最易懂的文字把它们消化给读者。你看哈佛等名校的入门课程皆由学术声誉最隆的教授任教,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不大介绍哲学书的第二个理由是怕...

梁文道:盛世冷眼——访问陈冠中

从前我一直都说不准陈冠中的形象。最早他是全华文世界第一个写专书介绍新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的冷门作者,后来创办《号外》引领城市文化风潮,再后来他写电影 剧本、管理唱片公司……你实在不知道该用哪一套习见的角色去定位这个人。就像我的旧上司梁浓刚,一方面研究拉康,另一方面在电视台任职高层。也许那一代香 港文化人就是这样,见多识广,游历丰富,但却不太张扬,无论干了多少也许很值得称道的功业,最后都总是好像甚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 自从陈冠中定居北京之后,我们对他的印象反而清晰了。原来他始终是个作家,一个锐利的作家。几年前,他开始有系统地书写香港,其自省之深足...

梁文道:《读书好》27期量身阅读

小鸟豪: 不用后悔,这没甚么好后悔的。在我看来,学习的动力主要还是来自兴趣,而不是家人的期待、社会的习惯。这就是孔子所说的「为己之学」;真心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想要改变自己,学的力量就会源源不竭地自然涌出。当然,我们不能排除有些人就是能够为了既定的目标(比如说考试成绩突出,上一所好学校,有一份体面的职业,功成名就……),硬逼自己埋首苦读,从而一一实现自己的计划。可是,任何一样事情干久了,说不定就会生出瘾头,不干不行。也许那些人本来对学习本身没有太大兴趣,但是一路读下来,说不定就会尝到学习的好滋味,欲罢不能。我不知道你想「痛改恶习」的动机何在,但是只...

梁文道:(Kindle)挽救了传统阅读

读: 《读书好》 梁: 梁文道 读: 不少人仍坚持只阅读纸本书,你算是首批使用电子书阅读器的香港人,购买时可有挣扎? 梁: 我没有很挣扎。凡跟书有关的东西,我也好奇;我认为这类电子书阅读器誓将取代纸本书,这样我就更好奇了。况且我又不是买了Kindle就不买纸本书。 读: 你认为使用电子书阅读器有何好处? 梁:很环保,而且买书、存书也方便。我家的书已经堆得满地都是,连走路的地方也没有,Kindle某程度上替我解决了存书的问题。用Kindle买书只是手指间的事,我现在大概买了40本电子书,都是在刚使用Kindle的头两天买的,后来...